Eason‧林夕‧十七首(下)

上一篇

黑暗中漫舞

 

(我知道影片裡的不是陳奕迅啦!)

其實地球沒有你,站到虛脫便會飛,何必怪責雙腳未夠伶俐,不比你優美

即使多麼努力去跟上另一半的腳步,但最後還是失去對方,這聽來很像港劇裡出現的情節。但這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是那種孤寂的感覺。

 

不如這樣

証明感情總是善良,殘忍的是人會成長

我很喜歡這兩句歌詞。縱使最終的結局並不是在一起,曾經有感受過的感情並不需要勉強去否定。兩個人分開,就只是因為成長而帶來的改變而已。

 

明年今日

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運氣,到這日才發現,曾呼吸過空氣

二十來歲香港男生的經典情歌。歌裡的男主角有點自憐,但又要為了尊嚴而努力地生活下去。到歌的結尾,男主角終於釋然了。只是,男主角是真的放下了,還是自我催眠自己,就只有他自己才會知道了。

 

人來人往

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

很富故事性的一首歌,有別於林夕一貫的風格(黃偉文倒是不少故事式的歌詞)。乍聽來歌裡的主角好像很慘,被對方當成了水泡。但第二段副歌其實是暗示了,主角大概也是因為寂寞所以才和對方走在一起罷。

聽過這歌之後不久便想為它寫一篇小說,但卻只開了個頭,寫了一百字左右。過了幾年,有一晚忽然找出這歌來聽,又再被這歌所感動,終於把斷頭(短篇也斷頭?)多年的的小說寫出來。

延伸閱讀:〔小說〕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兄妹

殘忍也不失慈悲,這樣的關係你說,多完美

雖說愛上一個人辛苦,有時候被愛的也不好過。既然被愛的還沒有著落,就暫且先跟對方當對兄妹吧。但是,風水輪流轉,這一次被人愛著,耍得對方團團轉,難保下一次不會角色易位。人海裡,就是充滿著追逐和猶豫的故事。

 

夕陽無限好

好風景多的是,夕陽平常事,然而每天眼見的,永遠不相似

無聊IQ題一則:「夕陽無限好,卻是近黃昏」是誰寫的?李商隱?錯!是林夕。(李商隱寫的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啊)

歌詞中的景象(走了的歌后,被時間偷去的青春)都描繪著目睹年華消逝的感慨。夕陽確是最美,但原來那份美麗都只能在剎那間一閃即過而已。

 

富士山下

如若你非我不嫁,彼此終必火化

因為商業考量,陳奕迅的每張專輯也總會有一兩首大路的情歌。但大路情歌並不代表不好聽,只要是演譯得宜,大路的歌曲也會是經典。

大部分的樂迷都理解這首歌的內容為主角提出分手,勸對方不要太傷心。但我想,「如若你非我不嫁,彼此終必火化」這一句,可不可以理解為主角知道對方變了心,想勸對方別要因為責任而嫁給自己呢?(好啦,這是想像,不是理解啦!)換句話說,在副歌裡勸勉的話,都是主角唱給自己聽的了。

延伸閱讀:〔小說〕風衣

 

不如不見

頭沾濕,無可避免,倫敦總依戀雨點

很多人喜歡,但卻不是主打的歌。起了個大早,趕著去見對方,但到了臨見面的一刻才明白,當感情過去之後,對自己來說,對方已經是面目全非,和回憶中的她相去甚遠了。若是這樣的話,再見面又有何意義呢?

 

於心有愧

立志為世人脫貧以為便偉大到像多麼有為

我覺得這歌是林夕的「大愛三部曲」的最後一首歌(另外兩首是李克勤的《她慈我悲》和張敬軒的《披星戴月》)。

對我來說,歌詞的訊息是這樣的:一個人也許可能很有善心,也許是個很好的朋友,但到處理感情問題的時候,那個人原來也可以是這麼冷酷無情的。

 

朋友跟我提起,黃偉文寫給陳奕迅也有不少好歌。就等我有機會再來寫吧! XD

Eason‧林夕‧十七首(上)

朋友跟我提到,這陣子流行推出作詞人精選專輯,即是精選輯裡的所有歌也是同一個詞人寫的。林敏聰的精選也快要推出了,而他那張的特別之處,是一整張CD也是譚詠麟的歌。

那,如果要出一張林夕寫給陳奕迅的精選碟,會有哪十七首歌呢?

以下是我的選擇:

 

與我常在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

若果連每天相對的伴侶也不完全了解(甚至完全不理解)自己的話,世上又有誰讀得懂自己呢?

其實答案是,連那個人自己也不會完全了解自己的所有行為和感覺吧。

延伸閱讀:我聽他的第一首歌 – 與我常在

 

我甚麼都沒有

曾愛惜的總要放手,難接手的又來等候

無奈的世事,無奈的歌。每一次唱這歌的時候,都會有一種頹廢的感覺。然後會發現,頹廢也是年輕人的專利之一。

 

黃金時代

愛上談情再愛入睡,直到想,躺進陌生者的家裡

在《我的快樂時代》裡較為鮮為人知的歌。一個人的情感總是反反覆覆,無從預估。又有誰會知道將來的離離合合?

 

幸福摩天輪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人間的跌盪默默迎送

一九九九年(已經是十年前了…)的大熱歌曲。據說這歌原本的demo是悲傷的曲調,但被林夕的大筆一揮,卻變成了一首快樂幸福的歌。

 

黑夜不再來

難道討好我等於鼓勵我去歧視你,一手將心摔下來

這是到現在為止,我最喜歡的陳奕迅歌曲。可惜的是,當年因為陳奕迅行將轉會到英皇,所以華星並沒有大力宣傳這張專輯,而同年的作品《K歌之王》大紅,這歌的鋒芒就完全被蓋過了。這歌的MV是從電影《十二夜》的片段剪輯而成。留意電影的女主角,張柏芝很巧妙地被刪去了(因為當時她是另外一家唱片公司的歌手)。

延伸閱讀:〔小說〕缺

 

當這地球沒有花

當配樂遺下結他,畫布忘掉了畫,請想起我如綠草

一首沒有「情」和「愛」兩字情歌。有時候,愛一個人,不用對方把每一秒都給自己,只要在自己有需要的時候,想起自己就好了。

 

K歌之王

我只想跟你未來浸在愛河,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絕到溶掉我

這是陳奕迅最廣為人知的一首歌吧?在現在的台灣,他經常被稱為「K歌之王」(雖然這大概是這歌的國語版的關係)。這首歌推出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林夕是有意憑詞諷刺香港樂壇情歌泛濫的情況。後來他澄清說,這只是一首講為愛的人而唱但得不到對方共鳴的情歌,是大家想太多了。但我想,其實樂迷「誤會」林夕,是因為覺得流行樂壇裡的情歌太濫,所以才有這個主觀願望吧。

 

失戀太少

多得你還會肯承認逝去的吸引,我們總是舊情人

相比起大熱的主打《Shall We Talk》或《單車》,在那張專輯裡,我比較喜歡兩首沒有成為主打的歌。對於一段過去的回憶,也許不用逃避,不用聲嘶力竭,只要安靜的慢慢回味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小說〕【失戀太少】

為免篇幅太長,過兩天再談餘下的九首歌

我的快樂時代

昨天跟學姐和學長在Pizza Hut吃晚飯。用過餐後,我提出去唱卡啦OK。學長登時皺了眉頭(他嫌最近沒有新歌好唱)。但他們終是坳不過我(而且我們真的沒甚麼事好做,又不想直接去吃甜品)。

自稱「歌詞Database」的我,實在無復當年勇了。我以前有多厲害?就是連非主打歌的歌詞也可以整首背出來。現在的我,唱最近經常播的《恢復自由》和《花灑》也唱得「甩甩咳咳」,更遑論表演一邊唱一邊選歌的「絕技」了。

我們本來只預計唱一個小時,卻還是賴了兩個小時才離開卡啦OK。我們畢竟都是喜歡唱歌的人。

唱到後來,學長點了一首《我的快樂時代》。當唱到副歌的時候,我和學姐都不約而同的一起高唱著: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 寧願讓樂極忘形的我

離時代遠遠 沒人間煙火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這一次,我們完全不用看電視上歌詞,只因如學長所說,那歌發表的時候,是我們的年代。

那是甚麼年代?是一九九八年,我們三個還是在中學的年代。

昨天唱完歌之後,想要寫一篇關於我的中學時代的blog,然後就無可避免地想一起一件我幾乎沒有主動向別人提起的往事:

話說那時是grade 9,是九月尾吧,lunch之前那一課,是Social Studies。當老師講到十六世紀的英法在北美殖民的情況的時候(天,為甚麼我會連這是無謂的詳情也記得這麼清楚),我的肚忽然一陣不適(換言之是很急啦!),本來想挺到老師講完課之後才去洗手間(不要問我為甚麼,我當年年少無知)。

但是,我終究是挺不住…

換言之,fuck,我「賴屎」了!

fuck, fuck, fuck!(<-到今天想起還是這個反應)

然後,當然,空氣瀰漫著一股為人熟悉,但大概沒幾個會覺得好聞的氣味(尤其是肚子不舒服時出來的是特別「和味」)。

這個如此「騎喱」的事件,令我消沉了好一段日子。尤其是好死不死在那班上有個喜歡玩針對(就是現在很流行講的bully)的<請自行加入形容詞>人。之後的兩三年,他還是拿這事來取笑我。

其實,若當時的我對自己比較有自信一點,自尊心比較弱一點(沒自信+強自尊=deadly combination for a guy),我大可以聳聳肩,解釋說我那時是肚子不舒服,那是一個意外,別人取笑我,我只能說他是無知。但是,這個在意他人眼光的我,心裡就是不舒服。

 

就這樣,故事說完了。這故事沒有甚麼寓意,只不過突然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而已。

我聽他的第一首歌 – 與我常在

對於流行歌曲,我通常都是遲知遲覺,在某歌手大紅大紫之後,我才開始認識他或她的歌。陳奕迅大概是個例外。

我第一次聽到《與我常在》,是在陳奕迅憑《天下無雙》(個人不太喜歡這首歌,若是要排我最喜愛陳奕迅的話,這歌大概十大不入)而一躍成為新一代一線歌手之前。當時的他處於一種「歌紅人不紅」的尷尬階段。有說,放著《傷信》Karaoke Music Video的LD/VCD在卡啦OK因為播放次數太多而被弄壞了,但陳奕迅還是紅不起來。

也是的,在注重長相的香港「樂壇」,陳奕迅那副端正但卻平平無奇的尊容(就他剛出道的時候而言),要人記得他,確是有點難度。我剛開始聽陳奕迅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他長甚麼樣子的,偏偏我當時唯一在明報周刊看到他的照片卻拍不到他的全貌。我曾經問過Gilbert,陳奕迅是甚麼樣子的?他說,他的樣子,不是見一次就會記得住的那種。

突發奇想,若果《我的快樂時代》裡沒有《天下無雙》這大路情歌,陳奕迅會不會成為另一個蘇永康,只會被小眾的樂迷appreciate呢?

很多人聽罷《與我常在》,都說不明白歌詞的意思。也許是有見及此吧,在《新生活》新曲加精選(如今仍是我最喜愛的精選碟之一)裡,在歌的前邊加上了這麼一段獨白:

文:鄧潔明

無人呢,會諗過我地會分開。
原因?我唔介意講第二十八次。

係果日睇完戲,係講一對夫婦死,
原本上天堂老公,點都要落地獄返佢老婆。
行出戲院,
佢就問:如果佢係地獄,我會唔會一樣唔理噤多去佢。
當時我只系望實佢,唔識答。
結果佢梗係好唔開心啦。

第二日啦,
我地平時一樣一齊返工,食 lunch,
然後佢又等埋我放工。
但系我好驚,
因為感覺已經唔同晒。

到第四日,我終於都同佢講:「我地要分手呀。」
佢好似有絕症噤聽我講落去,
我話:「果日你咪問我會唔會落地獄你?
於是我問:『我地已經日日一齊對住啦,
如果係要落地獄,點會係你去?』
然後我就知,我地根本唔係一齊。」

做咩呀?唔明呀?
唔緊要(失笑)你同佢,仲有好多人都唔明(失笑)

 

以上的獨白,是曾為很多廣播劇寫劇本的鄧潔明所寫。當初我聽到「我地已經日日一齊對住啦,如果係要落地獄,點會係你去?」的時候,我還真的不明白。到後來,我才知道,那句說白一點,就是:我們甚麼時候也是膩在一起,為甚麼妳會認為我們一個會上天堂,一個會下地獄?換言之,我們的心其實根本不是在一起的吧。

與其說這歌和這獨白對我的戀愛觀有很大的影響,倒不如說它們的意思和我所相信的不謀而合。到現在,我還是很相信這一句:除非你是我,才我與我常在。

究竟我是看透了,還是是我仍然是當年那麼幼稚?

 

詞:林夕
曲:林健華
編:Lom Leber
 

在一起看每齣戲 在一起嘆每口氣
再細嘗 同偕到老的況味
每分鐘也抱緊你 沒有一秒共你別離
還攜手看著生與死

坐著臥著都分享 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
站著望著都分享 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畫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

在一起與你工作 在一起與你摸索
兩個人 同時佔有的快樂
每分鐘與你揮霍 沒有一秒沒我在旁
還攜手看著天空黑與光

坐著臥著都分享 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
站著望著都分享 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畫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畫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畫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

在一起 會有多美
在一起 也會不美
一個人 同偕到老不靠運氣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I first heard of the film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back when I was watching the Academy Awards in 2005 (you can tell I’m not very into films at all). Afterwards, I saw some favourable reviews from reading blogs and etc. from others. I didn’t get to watch the film until earlier tonight. I am actually glad that I watched it tonight instead of a year ago, since I think the film can really be appreciated only if the viewer had actually experienced a break-up. This film is about erasing memory of a relationship, afterall.

While the concept of physically removing memory from the brain is impractical in reality (given that it is possible to erase some memory, what do you do with the “holes”?), I think it is used to depict when a person broke up with his/her ex-, sometimes there’s an urge or desire to go out of his/her way to “get him/her out of his/her life” (i.e. by forcing himself/herself to change his/her habits so that he/she won’t be reminded of the ex-).

It is also interesting that the memories in the film were erased from the most recent (arguments that lead to the break-up and the break-up itself) to the oldest (the sweet times that the protagonists had together). I guess as the anger and fustration fades away in time, the good memories would remain, hopefully.

I’m always of the opinion that one should not try to deliberately abandon certain memories, because the past experiences, good or bad, form the basis of the identity of a person. I am who I am because of what happened in the past. People should always move on and look to the future, but there’s a difference between accepting the past, learn from it and move on or just simply running away from it.

On the IMDB message board, I saw some complaints about the film is too difficult to follow. Well, I guess it would be kind of hard to follow for people who like action-packed movies with a straight-forward plot. I was a little confused at the beginning (I would like to think the director wanted it that way :p), but I stayed with it and things became clear and understandable (although admittedly I still missed a couple points, after reading some discussion). I actually like films which does not tell the story in a totally chronically straight-forward manner, such as Memento, 冷靜與熱情之間, 玻璃之城, 心動, 男人四十, to name a few.

Wow, a long post. :p In closing (this post is long enough that it requires a closing, haha), I would like to re-introduce (or to introduce for some of you) an old but excellent song from Eason Chan, which is related to the theme of the film.

新生活

詞:黃偉文
曲:陳奕迅
編:李漢金

這一個字母 那一闕樂與怒
每一個月初的八號
這一帶別到 這齣戲別再做
這種藍綠色 不要亂塗
對你有過這麼深的愛慕
處處是記號

舊情太多 新生活要好好過
世間要除去什麼
物証摧毀掉五千億個
也不要留低一個

某些名共姓 某餐店的風景
某一套漫畫主角造型
掃光了物証 炸毀全部風景
難道懷念方可以暫停
與你有過這麼多的約定
處處是記認

舊情太多 新生活要好好過
世間要除去什麼
物証摧毀掉五千億個
也不要留低一個

讓我將生活徹底擊破
砌一個全新的我
將生活再清洗過
到底我還有什麼
就算摧毀掉五千億個
我心裡還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