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首歌 – 2007年

因為要選2007年的歌而去翻看前文《Sounds of 2007》,赫然發現,當時我竟漏了一首歌。

但其實,要寫關於這首歌,又有甚麼要寫呢?

這是為甚麼這篇文章拖了這麼久的原因。(路人:是拖稿的藉口吧?)

這歌大概不是陳輝陽最好的作品,也應該不是林夕最得意的詞作,更不是劉若英最廣為人知的歌,但曾經有這麼一段時間,我會不停的反覆聽著,實在有點強逼症的味道。

別擔心,每當我遇上喜歡的歌的時候就會這樣。過一陣子,就自然會好。

不只是歌,就算是任何喜愛的事物,不也都是到後來都會熱情不再?

但當深刻的印象退色後,總還是會還留下淺淺的悵然,就像這歌的結尾那般。

 

生日快樂

詞︰林夕
曲∕編︰陳輝陽
唱:劉若英

彷彿你就在我身邊
等待了一年又一年
對你的思念
三百六十五天
我只等這一天
勇敢地把從前
情人節快樂 變成
祝你生日快樂

I love you
說不出口的傾訴
I miss you
讓掛念 代替了 相處
瞬間是永遠 談情變祝福
可惜甜言也帶苦

I love you
是最完美的結束
I miss you
一輩子 靠今天 接觸
瞬間是永遠 談情變祝福
可惜 都於事無補

今夜有人陪你慶祝
不枉我一年的孤獨
請你原諒我 不多寫一個字
像 普通人糢糊
多一字 多份痛
今夜 我不想哭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十年,十首歌 – 2006年

《落花流水》推出之後,有一段長時間,我有一位朋友的MSN個人訊息是這麼一句:天崖途上誰是客,散席時,怎麼分

那的確是很讓人反思的一句。

我自己的意會是這樣的:坐在山坡上的人看見一輛路經的汽車,他(或她)會覺得車上的乘客正在自己的眼前移動;但從車上的人的觀點來看,山坡上的人卻是在移動的那個。

說到底,在這人生路上,所有人都是過客。誰是客,誰是主,只是時空和觀點的問題而已。

詳細的歌詞分析,可以參考餘弦棧棧主當年的文章,我自問不能寫出更好的,所以不敘了。聽歌吧!

 

落花流水

曲:Eric Kwok/陳奕迅
詞:黃偉文
編:Eric Kwok/Jerald
唱:陳奕迅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 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天下 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 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 彼此都有些 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 好嗎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脗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 天涯途上 誰是客
散席時 怎麼分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

十年,十首歌 – 2005年

先在此說新年快樂。

雖然事先設限,不寫《Eason‧林夕‧十七首》裡的歌,但寫了六篇,陳奕迅還是出現了兩次(然後應該會至少多出現一次)。

話說這首歌也是林夕填詞,但卻沒有入選那十七首歌。

記得當年每次聽《阿牛》的時候,都會跟著唱起來。若果說李克勤的唱功能讓聽眾靜下來聽他演唱,那陳奕迅的音樂就是能令人不由自主,肆無忌憚地和他一起一展歌喉。

《阿牛》也是一首所謂「婚禮禁歌」,即是內容極不適合在婚宴場合中出現(其他例子包括《婚禮的祝福》,《生命的插曲》或《囍帖街》)。

所以,這歌在家裡或卡啦OK唱唱就好,千萬不要在親戚朋友婚宴時獻唱了。(笑)

 

阿牛

曲:雷頌德
詞:林夕
編:雷頌德
唱:陳奕迅

不能回頭
多年前早明言不能回頭
可幸在是我這一頭蠻牛
幾年來無法侍候 才和我分手

成婚之前一刻才趕到
難得你來通報才知道
往日共你追憶永遠是好
怎能預計似這般難共你同揩共老

你話只需肯做
差一剎與我拾回舊好

不甘心
尤其這新婚 就像玩犧牲
想過搶新娘 我差點講真

歷史一刻早已將舊伴侶轉送別人
我說 別傷心
仍能恰當大方去做人
約定日後你若和他相分
拿來用你尚有餘的惻隱

憐憫我此生的不幸
不緊要 約到明年來生

不甘心 人人不開心
尤其這新婚 失去我身份

不甘心
明明不開心 就是不甘心
不過我肯等 等一生都等

這都好
自小想拿到的全得到
如今我求不到才知道
我命運裡雖則當你是寶
天涯尚有更多的好情人仍然未抱
要這麼的慘酷
她不要 我再拾回舊好

不甘心 人人不開心
尤其這新婚 失去我身份

不甘心
明明不開心 就是不甘心
不過我肯等 等一生都等

一頭蠻牛
闖情場竟成為一頭蠻牛
慘淡在是我知不能回頭
欺騙我能約定未來回頭
我是牛 我是牛

十年,十首歌 – 2004年

自從上了大學之後,我所聽的國語歌:廣東歌的比率,都是逐年遞升,一直到現時的六比四左右。而2004年的歌,是國語歌。

其實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為甚麼《我也很想他》會是《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的華語主題曲。《我》本身是一首有故事的歌,但那故事跟《在》的故事並不相乎。

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有《夏夜之願》。

其實,我曾為《夏夜之願》寫過長篇版,但寫了兩萬多字左右便斷頭了。而那兩萬多字,就只在BBS的個版上貼過。

也許,有一天我會把它拿出來完成的。但那大概至少是一零年代的事吧。XD

 

我也很想他

曲:彭學斌
詞:彭學斌,April
編:杜自持@Bebop Music
唱:孫燕姿

那時我們總有好多話
什麼事都可以講
我的愛情比你早
卻一直放在心上

後來你們之間的變化
我不想再多說話
經過了相遇和掙扎
我還是無法將他放下

那是多久後的事了
有一天你突然問我
在那個時候 是否也愛著他

我也很想他 我們都一樣
在他的身上 曾找到翅膀
只是那時的他
是因為你他開始飛翔

我也很想他 在某個地方
我少了尷尬 你少了肩膀
而夏天還是那麼短 思念卻很長

那時我們總有好多話
什麼事都可以講
我的愛情比你早
卻一直放在心上

後來你們之間的變化
我不想再多說話
經過了相遇和掙扎
我還是無法將他放下

那是多久後的事了
有一天你突然問我
在那個時候 是否也愛著他

我也很想他 我們都一樣
在他的身上 曾找到翅膀
只是那時的他
是因為你他開始飛翔

我也很想他 在某個地方
我少了尷尬 你少了肩膀
而夏天還是那麼短 思念卻很長

還記得 那年我們曾許下的願望
星星騙了我們 我們卻因此上了一課
成長必修的學分

我也很想他 我們都一樣
在他的身上 曾找到翅膀
只是那時的他
是因為你他開始飛翔

我也很想他 在某個地方
我少了尷尬 你少了肩膀
而夏天還是那麼短 思念卻很長

我們都一樣

十年,十首歌 – 2003年

提及《我不會唱歌》的時候,很多人都會集中於郎朗的鋼琴演奏,或是這歌的演唱難度。但這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歌詞。我很喜歡唱歌,但很遺憾,我的歌喉跟我對歌唱的熱誠並不相秤。(笑)

但轉念又想,這歌難度這麼高,歌者所說的「又未會唱歌」可能不是指自己的技術,而是無論自己如何努力也感動不了對方,所以一切也是枉然。這歌,確是跟《K歌之王》異曲同工。

無論是創作,還是演出,得不到最重要的人的認同,是最大的痛苦吧!

 

我不會唱歌

曲:E. Tsang
詞:黃偉文
編:E. Tsang
唱:李克勤

像 並未太像 但落力發亮
當 一分鐘偶像 但 練習半生
給你熱唱 怎麼竟會 使你著涼

情話 要是沉住氣唱不上
高八度也許 太誇張
我淚流但你 懶得拍掌

你若 要是其實渴望聽他唱
恐怕任我聲線再鏗鏘
你亦無視我在投入演唱

他漂亮這麼多 他偉大這麼多
平凡像我 無強項 亦未會唱歌
嗓子太壞 但全情為你 落力發揮過

琴聲那樣的淒楚
恐怕是鍵琴手慷慨為我
點首歌 點出你讓我
賣力到感情用錯
但我 仍繼續 能頑強地錯

他 很叫座 卻不會 為你唱一首歌
連自尊 都賣給你像我
你又 何曾望過

情話 要是沉住氣唱不上
高八度也許 太誇張
我淚流但你 懶得拍掌

你若 要是其實渴望聽他唱
恐怕任我聲線再鏗鏘
你亦無視我在投入演唱

他漂亮這麼多 他偉大這麼多
平凡像我 無強項 亦未會唱歌
嗓子太壞 但全情為你 落力發揮過

琴聲那樣的淒楚
恐怕是鍵琴手慷慨為我
點首歌 點出你讓我
賣力到感情用錯
但你 仍會話

他漂亮這麼多 他偉大這麼多
平庸像我 留留力 別亂唱情歌
他的愛慕 又何曾為你 落力獻出過

琴聲那麼的淒楚 很配合
被彈的主角是我 一開口怎麼唱亦錯
我依然願錯
讓你 難愛慕
仍然能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