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非禮選舉事件

這事本身我沒有太多comment。非禮是違法行為,《架勢堂》為求出位,以「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為題作選舉,確是不該。

但值得注意的是,觀乎譚議員的言論,我幾乎可以肯定她在這事件之前是連《架勢堂》這個節目名稱也沒有聽過。單憑一個事件,就把整個節目打為「粗劣、低品味」。以這一種武斷而更甚者拾老董牙慧(趣味是高是低是誰說了算?)的人物來作香港民主運動的中堅,怎能不讓人對香港的前途感到擔心?

明報報導全文如下:

非禮選舉 商台道歉
廣管局接投訴 婦團收集簽名
【明報專訊】以年輕人為主要對象的商業電台節目《架勢堂》,推出「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選舉,引起社會極大迴響,雖已改為「最性感女藝人」選舉,但餘波未了,多個婦女團體昨到廣管局及平機會投訴,直斥該選舉侵犯女性尊嚴及鼓吹性暴力文化。廣管局收到11宗有關投訴,平機會主席鄧爾邦則指,該節目令平機會推廣女性平等、對抗性騷擾及暴力的工作更艱巨。

主持人承諾日後加倍審慎

《架勢堂》主持人森美和小儀昨於商台網頁發表道歉聲明,「架勢堂道歉聲明,日前我們在節目內所舉辦的『你最想非禮的女藝人網上選舉』,對所涉及的女藝人及全港社會人士有任何冒犯之處,我們二人鄭重在此公開道歉,並承諾往後在選擇節目內容上加倍審慎」。商台外事部亦就事件致歉,稱正進行內部檢討,汲取教訓,承諾日後採取更嚴謹監察機制,確保同類事件不再發生。

《架勢堂》每周都設定一個題目,供聽眾在網上投票選出「十大」,本周題目原為「我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候選女藝人包括樂基兒、朱茵、周慧敏及《架勢堂》主持小儀等20人。但由於題目推出後受到各方批評,選舉日前已改為「我覺得最性感的香港女藝人」。

然而,事件並未就此完結,由10多個婦女團體組成的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昨早到廣管局及平機會投訴,遞交逾千個市民簽名。團體不滿商台公然踐踏女性尊嚴及鼓吹性暴力文化,擔心年輕人受影響,又指節目主持人的道歉欠誠意。團體並建立網上聯署連繫,收集更多簽名。婦女事務委員會發出聲明,對商台公然侮辱女性及鼓吹侵犯女性的行為,表示極度遺憾。委員會又譴責任何侵犯女性尊嚴及不尊重女性的行為,不會接受這些顛倒是非、嘩眾取寵的手法。

平機會﹕令防性騷擾工作更艱巨

截至昨日,廣管局共收到11宗有關投訴,主要批評節目品味差、對社會及年輕人有不良影響及侮辱女性等,廣管局發言人指會重聽被投訴的節目內容有否違反守則。平機會主席鄧爾邦則指,大眾的不滿,是因為這個受年輕人歡迎的電台節目「絕對不應貶低女性,亦即是令本港半數人口受辱蒙羞」。

鄧爾邦指,平機會長期與大專院校合作,在校園舉辦多個防止性騷擾的活動,但像《架勢堂》這樣的節目,令平機會的工作更加艱巨。身兼平機會成員的立法會議員譚香文,直斥商台這一大型傳媒機構竟容許如此「粗劣、低品味」的節目。她將於平機會跟進事件,並促請廣管局檢討商台責任,及應否發出警告。藝人劉德華指,相信森美小儀及節目幕後人員,事前也沒想到事件有這麼大反響,有時身為藝人可能隨聽眾的喜好做節目,沒有想到其影響,如他自己也曾於台慶時講錯說話。他表示,兩人也只是「細路仔細路女」,最重要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是中產還是新的封建

Pretty much sums up how I feel about the so called “middle class” in Hong Kong.

崔偉恆:是中產還是新的封建

【明報專訊】作者為香港教育學院專任導師

「所有經濟學家最大的謬誤莫過於把自由和自由競爭混為一談。」

Frank Knight (1935)《競爭的倫理》

這種最大的謬誤是香港中產階級的核心價值,認為自由經濟能自動地實現最大的自由。

●經濟層面︰中環核心價值代表

Alice Poon (2006)在近作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指香港中產階級根本不是中產階級。在近乎歐洲中世紀封建模式的經濟下,香港人花了六成以上的金錢投入於不成比例地高昂的樓房、公共服務。還要命的是雖然可動用的收入少之又少,但香港人不但不會懷疑自身的處境,還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因為香港中產階級相信勤奮必然會成功,貧窮必然是懶惰的結果。相信富同情心的保守主義,香港中產是喬治布殊所推崇的compassionate conservative的信徒。經濟政策上,相信低稅率、低福利,何苦要交多些稅換取福利,又投訴政府無照顧中產階級。福利國家是這階層及年代選民的票 房毒藥,「自食其力」是現代保守主義的基本論述。於是高地價對於有樓人士是雙刃劍,雖然要捱供貴樓,但個個在銀行坐擁過百萬「資產」,中產階級自我感覺良 好。

●文化層面︰資本主義霸權論述

要解釋為什麼香港「中產」自我感覺良好﹖為什麼老是不覺得遭大地產商剝削﹖1930年代的意大利哲學家Antonio Gramsci提供了答案。他指當時的政府和教會壟斷了意識形態的演繹,透過潛移默化的社會化,意大利南部的農民自我感覺良好,完全不自覺受到意大利北部 工業家階層的剝削。在現代,John Perkins (2004)在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中描寫了暗中為美國服務的經濟職業殺手在國際顧問公司的掩飾下,用大量的錢把發展中國家的政府拉到為美國經濟服務的大陰謀中,使他們在經濟上受到控 制、政治上為美國服務。透過世銀、國基會的貸款,美國向這些國家提供透支和貸款。貸出的錢,最後由美國企業來包辦,錢從美國的左袋入右袋。在Alice Poon的描述中,我們亦有如此的光景,為幾大家族或其子公司打工,向銀行貸款買樓,每月亦向這幾個大家族的地產商及其控制的公共服務邀稅,中產定義中必 不可少的經濟自由(economic independence)只是鏡花水月。

●本地經濟職業殺手

不過在本地一眾經濟職業殺手鼓吹「經濟自由等於個人自由」下,再加上消費主義的論述霸權,香港中產是一班坐擁過百萬「資產」、一上飛機「」三份中 文兩份英文報紙、飛機未停好立即開手機曰「喂,返到喇﹗」的人士。在消費主義的強大宣傳下,我們不單不會反思自己經濟倚賴(economic dependence)的程度,卻過真正意義的中產階級生活,各地的消費情報,所謂中產可以如數家珍背誦如流,懂去倫敦Burberry特賣場﹔卻永遠 搞不清湖南是哪個湖的南面、河北是哪條河的北面,是否支持美國攻打伊拉克,亦會啞口無言﹔文化上永遠缺乏中產的內涵。因為在這個文化霸權下,本地經濟職業 殺手告訴你們你身在comfort zone,可以在長假期時往曼谷做Spa、到日本朝聖購物。周末到羅湖商業城,對從四川來的按摩師趾高氣揚。面對身邊的外來民工,「中產」的自我感覺實 在良好,永遠不相信封建時代的農奴階層仍然存在於現代的香港。

正如陳冠中(2005)在《我這一代香港人——成就與失誤》,他那一代「……以為自己有多厲害、多靈活、多有才華」(頁7),他們在「出道的1970和1980年代,在經濟上嘗到甜頭……還以為自己見多識廣」(頁7)。果然真是見多識廣﹗

On Politics, and Chinese

One of the strangest and saddest things about Chinese people (I’m Chinese so I can say so without being politically incorrect) is when they choose to play the political game.

Exhibit 1: (Wife to husband) So, are you taking on my side or your [insert husband’s immediate family member name]’s side?

Trust me, I will probably go crazy if my future wife says something like that (or even make the implication) to me. I mean, if she really loves me, then she should be understanding of my situation, just like I should be protecting her from any unreasonable demands from my family. Forcing the husband to take a side is just the dumbest thing that I can think of. Yes, it may work from time to time, but eventually this will get tiring. When men get tired, they can become totally insensitive, and it’s not going to be a pretty sight.

Anyhow, I am not sure when I’m going to marry someone anyway (if ever), so this doesn’t even make it on my “worries” list.

Exhibit 2: (Some ex-Chief Executive) I dislike politics. Things are getting way too political. There should be less politics.

Hello? When you are the head of a government that is responsible for the lives of 7 million people, just how do you avoid politics? What’s so bad about politics anyway? Politics is not bad, nor dirty. What’s bad is people who say they are not political but yet they run for and hold public office. So what do you really do while you’re at work? Have high tea with the “journalists?”

Not a very coherent blog today, but opinions are sometimes like that, I guess.

葉秋﹕我們都是政治家 不是嗎﹖

A good read that is worth archiving.

【明報專訊】當曾鈺成在立法會上質疑李永達、劉慧卿多年來提倡政黨政治,到頭來一事無成到底「慚不慚愧﹖」的時候,曾鈺成的心裏到底想什麼﹖是惱恨對手太弱﹖是恨鐵不成鋼﹖是悔不當初,令到今天的民建聯被曾蔭權邊緣化,以致無處立足﹖

自從曾蔭權上台以來,香港屢屢出現「錯位現象」,民主派成為保皇黨、民建聯反而聲嘶力竭,叫大家落足心機搞好政黨政治,議會亂作一團,人人都不知應該站在哪個位置。我相信,在政治帷幕後看戲的人,應該在偷笑。

香港政黨政治發展的確是令人慚愧的。在過去十多二十年來,香港的政黨可說從來都沒有進步過,政客急速老化,他們實際年齡不大,但無論思維、手法、作風和視野,都一直停留在前殖民地時代。

他們單憑單一的政治議題,燃燒他們和市民的青春﹔將即興的社會議題,作為第N次向市民交代的方法,每逢周六周日,就用訪問了一百幾十名市民的民調,然後召開記者會,通常在報刊都會霸佔到10至20厘米的位置,叫做有所交代,手法上依賴傳媒政治,以sound bite做政績,最近聽見一句最精警的sound bite,就是有立會sound bite王之稱的張文光的那一句﹕「許仕仁你話向立法會乞票是煽情﹗」(但估不到許仕仁竟然回應話﹕「到立會乞票不是煽情,而是實情。」)

香港的政黨政治不能發展,朝野人人有責。北京拒絕政黨政治發展,連特首和局長都不准有政黨背景,應是罪魁﹔香港的政黨,不分左中右,毫無上進心,桎 梏黨內人才流動,是為禍首﹔香港傳媒讓政黨無所事事,卻是幫兇。時至今日,電台主持仍停留在等有人「轉」的遊戲,還有什麼好說的。

董建華治港8年,對政黨政治的一大罪過,是讓香港的政黨不停地進食免費的政治午餐,左派政黨的免費午餐是資源和委任及政策的傾斜,民主派的免費午餐是,他們完全不用動腦筋,只消坐靜待董建華班子出錯,順口評論兩句,已經成功搶分。

要從「慚愧」陰影走出去

當曾蔭權上台,北京運用一套全新的治港方法時,香港的政黨和部分的傳媒完全跟不上形勢。董建華落台前,民建聯仍在幻想曾鈺成可以做教育部長、譚耀宗做勞工部長一類的夢,到曾蔭權上台,才發現時不我與﹔民主黨對行政會議的最大批評,是前戰友張炳良加入行政會議,李永達說﹕「我都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曾蔭權,不用張炳良做橋樑。」這種思維,與十多年前,民主派面對中方邀請加入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時的心態,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近日與一位政府官員談起,民主派窩裏鬥的思維,令人想到十多年前,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港時,有記者當彭定康面前問她,與這位在保守黨內曾經背叛過你的人站在一起,會不會感到尷尬﹖在政黨政治打滾半生的戴太不慌不忙﹕「我們都是政治家,不是嗎﹖(We are all politican, aren’t we?)」

的確,作為專業的政治人物,各人都應該以獲取權力為目標,在權力遊戲內,沒有舊惡,只有利益。美國19世紀著名社會學家James Freeman Clarke說過﹕「政治家與政客的分別,在於政治家眼於下一代,政客只想下次選舉。」在香港的政壇,我們似乎有太多的政客,太少政治家。

各政黨頭領不妨躬身自問,現在的政治位置是否太過令他們安逸﹖以至從來有沒有為他們黨內的傳承問題想過﹖當指控張炳良溝通不到的時候,有沒有細心 看一下他的政策研究其實相當紮實﹖當年辦黨校時又何故會無疾而終﹖所有政黨都不去思考傳承的問題時,年青一輩的黨員除了在地區與街坊飲啤酒和搞蛇宴之後, 又有什麼作為﹖

克林頓的顧問Dick Morris指出,成功的政治家都先由黨內改革開始,英國貝理雅改革工黨先除去工會的包袱、日本的小泉純一郎先由自民黨內改革運動,然後才獲得日本年青一代的支持。香港的政黨要從「能不慚愧」的陰影走出去,一場黨內改革運動應由現在開始。

Being Rational is not Cool, Apparently

I remember in the CSCW class that I took last term, the instructor talked about how people become increasingly narrow-minded and unwilling to understand other’s opinion because of information overload (so people just choose what they want to hear). I generally agree with his premise that irrational thoughts are what prevails nowadays. People are so quick to make generalizations (incorrect ones too, I might add), it’s not funny anymore.

Let’s take the teacher’s strike for example. Whilst they do is illegal (at least from what I heard anyway) and it creates a lot of inconvenience for parents (note to parents, teachers are for educating your children, not babysitting them), to blame it on the unions (well, I don’t like paying the union fee out of my TA salary too) or democracy in general is just absurd. I’m betting those who spend their days cursing at the union do not know why they existed in the first place. Unions are formed during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because the factory owners are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workers, making them work 20 hours a day in harzardous conditions (well, this sort of thing happen nowadays too, but some people just shrug and says “there’s no other way.” I guess they really think there’s no other way until they themselves are put into such situation). See? Things happen for a reason. People can say the unions has gone too far nowadays, but portray them as all-evil just does nothing to solve the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