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Christmas】〈下〉

stories / 小說

聖誕節的早上,我借了室友的車,送Scarlett回家。

路上,她一直都在笑。但每當她見我望向她的時候,她卻扮作沒事那般。

「妳在偷笑甚麼?」我問道。

「沒有呀。」她抿著嘴。「你專心開車啦。」

我沒好氣的說道:「現在是紅燈啊。妳叫我闖紅燈嗎?」

我眨了眨眼,望向前方。

昨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和她又成了甚麼關係?是剛剛遇著湊巧的一夜霧水情侶?還是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她和她男朋友又怎樣?

我應該主動去探究這些問題的結果?還是應該放輕鬆,別太在意?

「都綠燈啦!還發呆。」她說著拍了我一下,讓我回過神來。

「知道啦!妳好煩耶!」

 

到了她的家門前,Scarlett親了我一下,說道:「謝謝你。」

我「喔」了一聲,訥訥的說道:「我…」

她打斷了我的話。「你會再見到我的,放心。」

「妳…」

「我會想你啦!滿意了嗎?」她說著給了我一個百份百的甜笑。

「…」

我還能說甚麼好呢?

心神恍惚的回到住處,倒了熱水,放下了茶包。

忽然想起她剛才臨別前的一句:我會想你啦!

那是真的嗎?還是一種想打發我的心態再加上星級演技而已?

我無甚意識地把馬克杯貼近了唇邊,把茶緩緩倒進嘴裡。

然後我又就被熱茶燙到了。

 

不知怎的,回到住處之後的心情就是鬱悶。中午,我乘了公車,到聖誕節仍然開業的華人商場去。

在美食廣場吃午飯的時候,忽然想起有位朋友的家人在場內開了家飾物店。我到那裡去,朋友果然正在店裡幫忙。

「這麼好來探我?」他笑問道。

聊了一會,朋友在招呼其他客人的時候,我留意到展示櫃內的一條項鍊。銀色的扣鍊連著一顆青豆大小的珍珠。很簡單的設計,但又不落俗套。

我的心中突然興起一個念頭,問朋友道:「這項鍊賣多少錢?」

為甚麼要給Scarlett買禮物?

我並不是要履行甚麼責任,也不是想要討好她,更不是要以這項鍊來向她示愛。

我只是單純的想把銀鍊送給她而已。

自初戀之後,我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想做而做的衝動了吧?

拿著隨項鍊附送的小卡片,一時間不知道要寫甚麼好。

「是買給女生的嗎?」朋友問道。

我點了點頭。「是啊。」

「想追的女生?」

我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所以沒有回答。

「我看是吧?」朋友自個兒續道。「男人嘛。若對方不是還未到手的女生,又怎會讓你花這心機?」

他說著拍了拍我的手臂,一副很了解的模樣。

我只是作了個沒好氣的表情。

 

我帶著禮物,逕自往Scarlett的家去。

本來我想先給她一個電話,但卻沒人接聽。沒關係,我乾脆把項鍊放在她家的郵箱好了,當時的我想。

當我走到Scarlett的家對面的時候,我見到有一個男生先我一步到達。從他的身影,看來像是Scarlett的男朋友。

他沒有看到我,獨自去到大門前,按了一下門鈴。

半晌之後,大門打開,Scarlett的男朋友一下子就趨前抱住了她。她的雙手,也輕輕的環在他的背後。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想走開,但卻還是呆在原地。

過了一會,Scarlett好像發現了我,向我這個方向看過來。她的男朋友察覺到她的動作,也轉過頭來。

我像是被人發現偷窺那般慌了手腳,只好胡亂作了些手勢,想說自己先走了。也不理Scarlett有沒有看懂,便急步離開了。

公車上,我不禁嘲笑自己的天真和衝動,胡裡胡塗的就以為自己喜歡了Scarlett,也一廂情願地以為她對我有意思。

人家這麼久也沒有離開男朋友,哪會因為區區一個我而放棄他?她昨晚只是剛巧需要一邊肩膀來暫時靠一靠而已。

我拿出想要給Scarlett的的銀鍊,手指來回擦著那珍珠吊飾。

「開甚麼玩笑啊。」我對自己說道。

 

在那寒假之後,我曾經失落了一陣子,但卻一直沒有對人說過這件事。

到了夏季,我從大學畢業,回到香港,也很快地找到了工作。一切都安定下來了之後,我都以為自己已經忘了上一年聖誕節,和她。

一直到剛才在派對上。

唱過《Last Christmas》之後,我又唱了兩首跟聖誕有關的歌。派對現場的反應只是一般,但是我沒有太在意,反正我又不是職業歌手,只是臨時拉夫罷了。

唱過歌之後,我便胡趨說自己還下一場派對要去,跟劉德華(不是唱歌那個)說了聲再見,便離開了派對場地。

平安夜的尖沙咀的大街上人潮擁擁。我不想跟別人擠在一起,所以只在橫街小巷裡逛著。越走,就越覺得無聊。在大時大節,單身的人真的不應該一個人走在街上。看著成雙成對的情侶,心中真的不是味兒。

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那種心靈上自給自足,不需要別人的那種人。但其實我是不是也會有寂寞難耐,想有人陪伴的時候呢?

 

「喂!別再走啦!我的腿累了。」

忽然間,在我的身後響起了這一句話。

我轉過身,只見Scarlett在我的後邊,大約與我相隔兩米。

「妳…」

「我一直都在跟著你啦!要不你這樣亂走我怎找到你?」她抿著嘴笑道。「你這笨人,被人跟蹤了快半個小時還不知道。」

「我…」

「你以為我剛才不認得你是不是?拜託,我認人哪有這麼差?要不當時又怎會記得你給過我雨傘?」

「…」我又不知道要說甚麼好了。

「拿來。」Scarlett走前了兩步,向我伸手道。

我奇道:「甚麼拿來?」

「你上一年給我買的禮物。」她笑了笑。「我聽說了。」

我「喔」了一聲,說道:「那份禮物,我是想送給一個我剛喜歡上的女生。但正當我要把它送出去的時候,卻發現她和她的男朋友已經重歸舊好了。」

她的眼睛碌了一祿,說道:「這麼說來,那是真的不巧呢。是你的運氣不好。」

我失笑道:「是啊。」

「但若我告訴你。那女生在那天見她的前男友,是要跟他分手呢?」她說道。

「這樣的話,為甚麼這一年來她沒有跟我聯絡呢?」我作了個耐人尋味的表情。

「因為…」她說道。「她要確定自己是真的能夠離開他,才有勇氣來找你啊。況且,她不找你,難道你就不會找她嗎?」

我看著一臉無辜的Scarlett,心想,我應該相信她嗎?

更重要的是,若我相信她的話,然後呢?

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人群在倒數的聲音。

「4… 3… 2… 1…」

然後,是一片如雷的歡呼聲。

聽到跟一年前有些相像的聲音,我和她相對而笑。

我笑說道:「Merry Christmas.」

她湊上前來,把她的雙唇貼上我的。

「Merry Christmas.」她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

我看著她那既可愛又頑皮的笑容,忽然想起剛才唱過的歌其中一句歌詞:But if you kiss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The End.



【Last Christmas】〈中〉

stories / 小說

一個月多過去,期末考過後,很快便到了平安夜。

在大學區內,朋友家中開的派對,有人在打麻將,有人圍在一起在玩手提電玩,也有人純粹在喝酒聊天。我跟幾個朋友玩了幾回大老二,便讓出位置讓別人加入。在廚房倒了杯飲料之後,我便坐在一角的沙發上,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電視上播放的港產電影。

正當我覺得無聊,拿起咖啡桌上一本《經濟學人》準備要閱讀的時候,有個女生剛巧坐在我右邊的沙髮上。我打量了她一眼,她穿著暗紅色毛衣和黑色貼身及膝裙,手上拿著一瓶加拿大啤酒。

她剛坐下的時候,身體稍為靠右,所以我並沒有看清楚她的容貌。她不時把玩著酒樽,手指沿著樽口轉啊轉的,看來有點百無聊賴。

過了半晌,她好像察覺到她的左邊有一個人存在,便慢慢的轉過身來。當我看清楚她的時候,第一個感想是:這漂亮的臉孔,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當她的視線在我的方向停留的時候,我主動的打了招呼。

「Hello.」

「Hi.」她還給我一個友善的微笑。

「我是Daniel。」

「我叫Scarlett。」

我向史佳麗小姐伸出右手,她輕輕的握了一握。

我問道:「妳是屋主的哪位親友?」

她笑了笑,說道:「是屋主的朋友的女朋友。」

「哦。」我說道。「明白。」

「那你跟這裡的人有甚麼關係?」

「屋主是我的前女友的死黨的表哥。」

她給我一個大小眼的表情。

我笑了。「倒過來說,屋主是我從中學時代的朋友。我跟前女友是因為他的關係,在那種一大班人的聚會中認識的。」

「就像這種?」

「呵。對。」我點了點頭。

對話暫時停止。我和Scarlett都不約而同地往遠處望去,然後又一起轉過頭來,剛好面對對方。看到對方的動作,我們都笑了。

「我在哪裡見過妳嗎?」雖然我知道這問題會被當成很爛的搭訕句,但這真的確是我心中的疑團。

「唔,有嗎?」她的眼睛一碌。「還是,你對每一個遇見的女生也會這樣問?」

我搖了搖頭。「錯了。我只會問漂亮的女生。」

「哈哈。」她看來很得意。「這句話我收下了。謝謝你。」

那,究竟我有沒有見過她呢?

話匣子打開了,我和Scarlett由學校裡的新聞,談到足球(我終於找到一個真正看足球的女生了!),再聊到歐洲的古都。

聽過她說話,令我覺得她是個有趣的人。當我們談到她有相當認識的話題的時候,她會有自己的主見。但她在堅持己見的時候,卻不會有意無意中攻擊他人。

 

正談得興起的時候,我的電話響起了,我看來電顯示,是香港的母親。我對她說了一聲不好意思,走到屋裡的另一個角落。

當我正跟母親報告生活狀況的時候,我見到有男生走向Scarlett,對她說了一些話。從兩人之間的距離,大概是她的男朋友吧,我想。

Scarlett給他一個詢問的表情,那男的又說了些甚麼。終於,她點了點頭,拿過外套和手袋,跟男生準備離去。

她在離開之前沒有向我這一邊看來,更遑論說再見了。當我竟然覺得有點失落的時候,我只能失笑。我和她,只是沒相干的兩個人剛好在這裡碰面而已。既然大概不會再見,說再見幹甚?

就在這時候,母親察覺到我沒有專心跟她通話,唸了我兩句。

我聽著我媽如常地叮嚀這樣,吩咐那樣的時候,往窗外望去,只見Scarlett的男友半拉半拖著她,快步的走下屋前的梯階。她似乎跟不上他的速度,還幾乎摔了一交。當她站穩後,用力的甩開男朋友的手,然後生氣地說了一句話。她的男友看來也怒了,也大聲的回話。

雖然我從他們的身體動作可以猜得出他們的語氣,但我這朋友的豪宅的隔音實在太好的關係,我完全聽不到他們在吵甚麼。

吵了幾句,Scarlett的男友作放棄狀那般揮了揮手,轉身獨自離去。只剩下Scarlett一個站著。

我見到這情況,便匆匆跟母親說要掛電話了,還好最後沒有忘了跟她說聖誕快樂。

 

我走到外邊的時候,Scarlett聽到我發出的聲響,轉過身來。

出乎我意料之外,她沒有在哭,臉上只見到一種無奈,倒像是這情況已不止一次發生似的。

「妳…還好吧?」我有點遲疑地問道。

她搖了搖頭。究竟那是代表她沒事,還是她不好?

「妳要不要回到屋裡去?」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笨到家。人家是因為男朋友才來這裡,現在男朋友跑掉了,還進去幹甚?

我連忙補道:「還是我送妳回家?」

「走吧。」她說。

呃?

我奇道:「到哪裡?」

「哪裡都好,你帶路吧。」她聳了聳肩,從容地說道。

這要求…是有甚麼暗示成份嗎?

我想了一想,顫聲問道:「要不要,到我住處坐坐?」

我這是在做甚麼啊?

但她卻好像早料到我會這樣問似的,很爽快地回答道:「好啊。」

那回答語調,就好像她在跟熟朋友的平常對話那般。

 

「那,你的車在哪裡?」走到街上,Scarlett問我道。

「我沒有開車。用走的就可以了。」我說道。

「嗯?」

「我就住在街尾的學生宿舍呀。」

雖說是街尾,但其實也要走五分鐘左右。

我和她無言地走著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她知道她自己在做甚麼嗎?還是這一切都只是一篇白爛小說裡的情節?

就在這時,天空忽然下起雨來。

我沒有太在意,反正宿舍很快便到了。但見Scarlett從手袋中拿出一把摺疊傘,打了開來。

怎麼這雨傘看來有點眼熟?

「還認得這傘嗎?」她搖了搖拿著傘的手,笑了笑。

我終於知道,我是真的見過她了。

 

「請進。」打開房間的門後,我對Scarlett說道。

同住一個宿舍的幾個室友全都不知所蹤,大概不是回家,就是去了別處的派對。

「要喝綠茶嗎?」我問道。

「好啊。」

我打房間裡的小冰箱,拿了兩瓶綠茶,遞了一瓶給她。

我笑道:「這是未開封的。請放心飲用吧。」

「開玩笑。我怕的話就不會坐在這裡了。」

我有點招架不住,只好笑了笑。

Scarlett看似好奇地在房間四處觀看房裡簡單的擺設,過了一會之後才在書桌前的椅子坐下。而我在她對面的床沿坐下。

我一時間找不到話題,令氣氛有點尷尬。

她看我半晌沒有說話,問道:「你是不是有問題想問我?」

我攤了攤手,說道:「剛才在屋外發生了甚麼事?」

她呼了口氣,說道:「因為有人看不順眼自己的女朋友跟別的男生聊得開心,所以便要拉著她走了囉。然後兩人就在屋外吵起來。那人氣不過就把女朋友丟在原地了。」

「妳的男朋友是看到我跟妳說話吧?」我說道。「對不起。」

「神經病!你要道甚麼歉?」Scarlett一臉不以為然。「這是他的問題而已。」

「但這事始終是由我而起的吧。」我小心翼翼地說道。

「因為這種小事而吵架,也都不是第一次了。」她說道。「那一次下雪時你遇見我的時候,我也是因為跟他吵而被丟在街上。」

我「哦」了一聲,表示明白。

她續道:「那一次,我真的要謝謝你。」

我抓了抓頭。「為甚麼?反正那把傘只是我在台北旅行時在便利店買的台幣九十九元摺疊傘而已。」

Scarlett搖了搖頭,說道:「不。不只是這樣的。」

正當我想問她還有怎樣的時候,卻見她只是定睛的看著我,讓我把疑問吞回肚裡。

過了半晌,她把視線移開,說道:「我跟他在一起已經三年了。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跟他一起三年。」

「他常常因為小事而對身邊人發脾氣;他做起事來永遠也不顧別人感受,到別人受了傷才例行公事般的道歉;他自己在外邊拈花惹草,但卻不喜歡我和其他男生有交集…」

她頓了一頓。「但是我就是離不開他。每一次他惹怒了我,把我丟在一旁的時候,我都會想『這一定是最後一次了,我不可能再容忍他了』。但每一次當他求我,向我道歉的時候,我卻又會心軟。他真的很懂得說話…」

當她娓娓道來的期間,我除了不時點頭以示我在聽之外,實在沒有甚麼插嘴的餘地。把心事說出來的人,往往並不想要別人的意見。

只聽Scarlett繼續道:「到後來,每當我原諒他之後,我都會很惱自己。有一次,當我獨自一人的時候,氣得一腳踢向牆壁上,痛了一個多月才好過來。當我騙他腳傷是因為我不小心踢到檯腳的時候,還被他取笑。」

她一直在說話時的語調沒有憤怒,更沒有想哭的跡象,只有一種訴說不愉快經歷的淡淡哀愁。她說到後來被男朋友取笑的時候,卻是嘟著嘴,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把Scarlett拉了過來,輕輕摟著她的肩膀。這時候,我想起一齣電影裡的對白。

「It’s okay. It’s not your fault.」我輕輕在她的耳邊說道。

她沒有回應,只是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良久沒有說話。

「喂。」

「唔?」

她把頭移開,注視著我,輕輕的說道:「幫幫我,可以嗎?」

我一呆。我可以怎樣幫她?

就在這時候,窗外突然傳來一陣歡呼聲。

我看了看桌上的鬧鐘,說道:「是午夜了。」

她點了點頭。「嗯。是聖誕日了。」

我笑了笑,說道:「Merry Christmas.」

Scarlett湊上前來,在我的嘴上吻了一下。

「Merry Christmas.」

她的笑,彷彿閃著一絲促狹。

我看著她,雙唇間有點輕微發麻的感覺。

這是觸電嗎?

在一剎那間,一鼓衝動像是由下而上的爆發。當我稍為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和她又吻在一起了。

我倆的雙手,都緊緊抱著對方。

 

to be continued…



【Last Christmas】〈上〉

stories / 小說

平安夜,不太冷的香港。

不太冷,是相對於萬里以外的溫哥華而言。

九時半,我獨自一人來到聖誕派對的現場。在場內繞了一圈之後,我選擇跟比較熟悉的幾個朋友聚在一起聊天。

雖然這次派對的發起人是我的好朋友,而且被邀請的大多數是從溫哥華回來的畢業生,但場內的大部分人倒是我不認識的。

我們四個人圍成一個大半圈,討論著銷售稅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大家都是社會人了,聊天的題目當然要有一點水平嘛。

就在這時候,一個屬於美女的身影,在我們的大半圈的缺口處出現。這麼看來,我們倒像是故意預留了空位給她似的。

「嗨。阿志。」她微笑說道。

阿志不是我,而是剛才正在發言的朋友。他一見到她,立即收起了義憤填膺的樣子(不用問也知道他是從事零售業的),以最快的速度掛起了友善兼驚喜的笑容。

他笑道:「很久不見。」

「你是剛到嗎?」她問道。

「對啊,剛好碰到幾個朋友,就聊起來了。」

聽罷,美女掃視我們其餘三個一遍。她的目光沒有在我的身上停留,表情也看來沒任何異樣,我不禁有點失望。

畢竟已經過了整整一年,她不認得我也不為過吧?我心想。

她跟阿志聊了兩句之後,便藉口跟其他朋友打招呼,走開了。

我的另外一個朋友用手肘碰了阿志一下,問道:「她是誰?」

「你不知道?你那四年大學白混的嗎?」阿志一臉驚奇。

「我不多玩社團嘛。」

阿志露出一副擁有獨家消息的樣子,說道:「我告訴你,她是…」

雖然是社會人,但原來大家還是很喜歡討論女生的事。

他所說的,我都聽聞過,所以沒有留心去聽。我往遠處一望,只見她和另外兩個女生在說話。

縱使我和她相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她還是能夠吸引我的目光。

我真的有認識過她嗎?還是一年前的交集,都是我害妄想症而自己編出來的而已?

 

正當我想得出神的時候,有人從後拍了我一下。我轉過身,原來是這派對的發起人,我的好友,劉德華。

當然不是唱歌演戲的那一個。我這朋友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就是跟人家影帝天王同一個名字。我問他為甚麼他父母會給他改這名字,他只是聳了聳肩,說道:「大概他們當年很喜歡看《神鵰俠侶》吧?」

劉德華問我道:「怎樣?還不錯吧?」

「怎樣不錯?」我反問。

他說道:「當然是美女的人數啊!」

我不自覺地向她的方向望過去,說道:「是不錯啦。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你可以籌備到這麼一個派對。還真是了不起。」

「哈哈。你的歌喉才是了不起吧!」劉德華說道。「一會你可要為大家獻唱一曲啊!」

喔?

「不是吧?」我奇道。「為甚麼我要唱歌?」

「拜託啦。本來約好要來的那個小歌手居然臨時失約。你也不想一會的餘興節目可要開天窗吧?」

「我已經很久沒有唱過歌了。」我搔了搔頭。

劉德華對我曉之以義過後,再來個動之以情:「一場朋友,你不是這樣消遣我吧?」

最後,他連人情牌也打了。「你可別忘記當年是誰在考試之前一天通宵給你補習向量微積分的。」

真是的,現在來玩翻舊賬嗎?

我失笑,說道:「先說好,若我唱得不好,被人柴台,你可要負全責。」

以我和他的交情,實在沒有甚麼推辭的餘地。

 

到了我出場的時候,劉德華向派對的賓客介紹道:「接下來為我們獻唱的,是我們學校的名人,連續三年拿下香港學生會歌唱大賽冠軍,我的好朋友,Daniel Wong!」

我心裡苦笑,這些不入流的卡啦OK比賽,不提也罷。

賓客們禮貌性地拍過手後,我踏到台上,吸了口氣,說道:「大家好。為大家送上一些跟聖誕有關的歌曲。祝大家聖誕快樂。」

剛才跟樂隊商量要唱甚麼歌的時候,想到她,就提議要唱那一首歌。雖然是老歌,卻難不到搏覽群譜的樂師。

音樂響起,我有意無意的掃視人群,還未找到她的身影,便到了開腔的時候: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遇上她,就是一年前的十一月尾聲。

那時候,我還在唸大四,還是一個學生。

下午四時多,我給家教學生上過課,正要離開的時候,大門打開,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

這場雪下得特別急,只是一個多小時的功夫,地上的雪已經有半尺厚了。

下雪時的公車班次特別稀疏。這麼一來,車上都擠滿了乘客。等了三十分鐘,兩輛爆滿的公車在我身前呼嘯而過。

我心想,為甚麼今天總是這麼倒楣呢?本來要跟組員討論下個禮拜要交的作業,卻被放了鴿子;乘公車去市中心,想要買的唱片又沒貨;因為錯過了公車所以遲了到學生的家,讓家長留下不好的印象;現在還要來下雪。

終於,勉強登上了第三輛公車,擠了半個小時之後,在宿舍的對面下車時,我看一看腕表,已經快要六時了。

我撐開傘,小心翼翼的開始橫過街道。

還好我有記得帶雨傘,總算倒楣還未倒到家。

 

走了幾步,只見一個身穿白色大衣的女生正向著我的反方向走過來。她沒有撐傘,只是雙手交叉抱著自己,低著頭前行。

在路中心和她擦身而過的時候,我只是向她匆匆一暼,沒有看清楚她的容貌。

馬路過了大半,我才想到:不如把手中的雨傘給她吧。

我轉過身,只見她正走向公車的站牌,好像要等車的樣子。她的頭,還是低著。

我向她走過去,吸了口氣,說道:「Excuse me.」

她抬起頭來,帶點驚訝的表情看我。

我對她的第一眼印象是:噢,是個美女。

以貌取人很膚淺?我只是不虛偽罷了。

我續道:「Would you like to have my umbrella? 」

見她有一點猶豫,我把雨傘稍為向前遞過去。

「It may take a while before the bus arrives. 」我說道。

女生側了側頭,似是作了個決定般說道:「Okay. Thanks!」

她接過雨傘的時候,我和她的手指輕輕碰了一下。

我和她互相點了點頭之後,我便轉身走開,回到宿舍去了。

雖然一天到晚都運氣不躋,但覺得自己剛才做了件好事,走在通往住處的小路上,心情也開懷起來。

 

我脫下外套,正在倒熱水泡茶的時候,忽然想到,這麼漂亮的女生,不是有很多觀音兵恭候差遣嗎?怎麼要自己一個在大雪中等公車呢?

對於這大概不會有答案的問題,我搖了搖頭,不再費神去想。

自從一年多前跟前女友分手之後,我都下意識要自己不去想關於女生的事。雖然偶爾看到順眼的女生,也許會心血來潮般的作出一些異常的舉動(例如剛才的雪中送傘),但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想談戀愛。

每一想到交了女朋友之後要管接管送,要無時無刻關心她,她發脾氣的時候要遷就她,過年過節要買禮物給她…光想,我就覺得累。

想安慰我的朋友會說我是還未找到自己的摯愛;率直的朋友會笑我懶。

我就是懶,怎麼樣?

想著這些,我呷了一口茶。

然後我就被熱茶燙到了。

唉,那真是倒楣的一天。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