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事再沒完美

pop music / 流行音樂television / 電視

因為林子祥的《衝上雲霄II》主題曲,弄得香港網路一片沸騰,也令人重新注視陳奕迅十年前的舊作《歲月如歌》。

我對此曲的第一個印象,卻是較早推出的國語版《兄妹》:

《兄妹》雖然也是情歌,但講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故事,整體的感覺都帶著自嘲和反諷。這曲(或是應該說陳奕迅)的神妙之處,是在同一個編曲底下,配上了新的歌詞,不同的演譯方式,再加上劇集情節的輔助,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

《歲月如歌》雖然講的是要離開心愛的人遠去,但聽來帶有朝氣,令人感到豁然開朗。我想這是為甚麼這歌廣受歡迎的原因吧。

這國粵混唱版曾是我在卡啦OK的「開聲歌」:

 

可能是先入為主的關係,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兄妹》。林夕的那首詞有較有故事性,也比較「到肉」。但我每一次坐飛機出門前都會想到《歲月如歌》。

我想我應該先找《衝上雲霄》回來翻看。第二輯嘛,再等一下好了。 :p



十年,十首歌 – 2006年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落花流水》推出之後,有一段長時間,我有一位朋友的MSN個人訊息是這麼一句:天崖途上誰是客,散席時,怎麼分

那的確是很讓人反思的一句。

我自己的意會是這樣的:坐在山坡上的人看見一輛路經的汽車,他(或她)會覺得車上的乘客正在自己的眼前移動;但從車上的人的觀點來看,山坡上的人卻是在移動的那個。

說到底,在這人生路上,所有人都是過客。誰是客,誰是主,只是時空和觀點的問題而已。

詳細的歌詞分析,可以參考餘弦棧棧主當年的文章,我自問不能寫出更好的,所以不敘了。聽歌吧!

 

落花流水

曲:Eric Kwok/陳奕迅
詞:黃偉文
編:Eric Kwok/Jerald
唱:陳奕迅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 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天下 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 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 彼此都有些 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 好嗎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脗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 天涯途上 誰是客
散席時 怎麼分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



十年,十首歌 – 2005年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先在此說新年快樂。

雖然事先設限,不寫《Eason‧林夕‧十七首》裡的歌,但寫了六篇,陳奕迅還是出現了兩次(然後應該會至少多出現一次)。

話說這首歌也是林夕填詞,但卻沒有入選那十七首歌。

記得當年每次聽《阿牛》的時候,都會跟著唱起來。若果說李克勤的唱功能讓聽眾靜下來聽他演唱,那陳奕迅的音樂就是能令人不由自主,肆無忌憚地和他一起一展歌喉。

《阿牛》也是一首所謂「婚禮禁歌」,即是內容極不適合在婚宴場合中出現(其他例子包括《婚禮的祝福》,《生命的插曲》或《囍帖街》)。

所以,這歌在家裡或卡啦OK唱唱就好,千萬不要在親戚朋友婚宴時獻唱了。(笑)

 

阿牛

曲:雷頌德
詞:林夕
編:雷頌德
唱:陳奕迅

不能回頭
多年前早明言不能回頭
可幸在是我這一頭蠻牛
幾年來無法侍候 才和我分手

成婚之前一刻才趕到
難得你來通報才知道
往日共你追憶永遠是好
怎能預計似這般難共你同揩共老

你話只需肯做
差一剎與我拾回舊好

不甘心
尤其這新婚 就像玩犧牲
想過搶新娘 我差點講真

歷史一刻早已將舊伴侶轉送別人
我說 別傷心
仍能恰當大方去做人
約定日後你若和他相分
拿來用你尚有餘的惻隱

憐憫我此生的不幸
不緊要 約到明年來生

不甘心 人人不開心
尤其這新婚 失去我身份

不甘心
明明不開心 就是不甘心
不過我肯等 等一生都等

這都好
自小想拿到的全得到
如今我求不到才知道
我命運裡雖則當你是寶
天涯尚有更多的好情人仍然未抱
要這麼的慘酷
她不要 我再拾回舊好

不甘心 人人不開心
尤其這新婚 失去我身份

不甘心
明明不開心 就是不甘心
不過我肯等 等一生都等

一頭蠻牛
闖情場竟成為一頭蠻牛
慘淡在是我知不能回頭
欺騙我能約定未來回頭
我是牛 我是牛



十年,十首歌 – 2001年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一首我喜歡的歌曲,會啟發我去「為它」寫一篇小說。因為《活著多好》,我寫了一篇名為《為何不說愛我》的小說。

一首好的主題曲,會令我對那電影有所期望。所以,當《常在我心》的VCD(對,那個還是VCD的年代…)在溫哥華發售的時候,我立即便去買了。(幾年後在香港見到DVD只售二十港元,也買了)

看過電影之後,竟發現我的那篇小說的情節跟電影有不少不謀而合之處。我想,若是我在完成故事前看了電影,我的故事大概不會這樣寫,甚至可能乾脆不寫了。

現在重看自己的小說,男主角的對白說到中途還會唱起歌來(難道那是歌舞劇!?),連自己也有點受不了。XD

 

我不懂得彈鋼琴,但一向也很喜歡純鋼琴伴奏的歌曲。我覺得《活著多好》的鋼琴伴奏,很能夠表達出歌者的孤寂。而歌曲由開始時的平靜到後來的激動,反映出歌者的一層層的思潮起伏。

一直到現在,在卡啦OK唱這歌的時候,那悸動,還在。

 

活著多好

曲:胡波
詞:黃偉文
編:胡波,孫偉明
唱:陳奕迅

當我還在 花園散步
當我還在 浴室洗澡
十步以內 可擁抱

遇著什麼 煩惱
想跟我說 都可聽到
翻到有趣 圖畫
何妨大笑 讓妙事亦被我看到

遊玩時 開心一點 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 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 要慶賀
如果想哭 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 紀念我

到處還是 香水氣味
到處還是 塗鴉筆記
就像我未 拋低你

遇著什麼 煩惱
想跟我說 都可聽到
翻到有趣 圖畫
何妨大笑 讓妙事亦被我看到

遊玩時 開心一點 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 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 要慶賀
如果想哭 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 紀念我

遊玩時 開心一點 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 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 要慶賀
如果想哭 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 紀念我



如果我是陳奕迅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先看片:

直覺覺得這歌會紅。(路人:大叔,人家這歌早已經在電台日播夜播了)

至少,Eason的歌迷大概會很喜歡在卡啦OK唱這歌。很多時,當我聽著陳奕迅的歌的時候,都會忍不住跟著一起唱。雖然,我知道我再唱一百年也不會唱得像他那麼好。

歌詞裡的一句「自問極不願當複製人,但事實聲調難以變更」甚有自嘲意味。很多人對於Mr.的主音Alan的第一個評價,可能也是「很像陳奕迅」吧?

如果說九十年代出道的男歌手很多都帶著譚詠麟的影子的話,零零年代的新男歌手,應該就是「陳奕迅系」了。鄧健泓,吳浩康和劉浩龍都先後被人形容為陳奕迅第二。被人這麼說,是好還是不好?好是好在容易被人注意,開頭的作品會被接受。但往後的日子,還是要看各人自己的星途了。

畢竟:

陳奕迅的確是得一個
賣力地唱使你起身拍和
如硬要比較是你的錯
漸漸便看清我是我

《如果我是陳奕迅》歌詞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