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某年的二月初,下雪的晚上。

二十來歲,穿著一件米白色風衣的男生,依著公車站的站牌,雙指把香煙往嘴唇上湊。

一吸,一呼,再加一聲嘆氣。

站在男生身旁的女生,也輕輕呼了口氣,雖然她沒有抽煙,但口中呼出的煙霧,顏色卻和香煙相同。

「我和她,分手了。」半晌之後,男生說道。從他的語氣聽來,倒比較像是在自言自語。

「嗯。」女生只是回應了一聲,然後安靜地等候他的傾訴。

但男生沒有說話,只是嘆了口氣。

正當女生不知道要出言安慰,還是讓男生耳根清靜的時候,男生苦笑說道:「本來還說好了,畢業時要到東京旅行的。沒想到還未畢業便分手了。」

「沒有她,還有其他朋友和你一起去啊。」女生說道。

「我知道。」男生努力地擠出一個笑容。「謝謝妳。」

女生失笑。「謝我甚麼?我只是剛好和你一起等公車而已。作為朋友,我能做的就的只有說幾句於事無補的安慰說話啦。」

 

男生知道,女生並不是「剛好」這麼晚才回宿舍的。

男生和女生,是對方到北國留學時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但真正的變得熟絡,卻是大二之後的事。他們熟絡的程度,令不少人曾經當面的問他們:你們是在一起的嗎?

每一次,男生都會笑著搖頭。有時候,女生倒是期待他會給發問者一個曖昧的答案。

女生的朋友都替她覺得不值。那男生明明是知道女生的心意,為甚麼他卻無動於衷,既不接受也不拒絕?

每次聽到這些言論的時候,女生都只是苦笑搖頭。就算男生當面拒絕了她,她就會死心嗎?

又有朋友對女生說,男生大概喜歡小鳥依人的女孩子。若要吸引他的話,她應該收起自己倔強的性格,對他多一點溫柔,還要懂得在適當的時候撒一下嬌。

女生聽罷只是聳一聳肩,只說道:那不是我。

女生不知道聽誰說過,人生裡所面對的決擇就像一瓶汽水,當你打開蓋掩之後,汽水裡的二氧化碳就會開始揮發。無論你把汽水瓶重新封上,甚至再把二氧化碳打進瓶裡,瓶裡的汽水已經沒可能跟開封前完全一樣了。

所以,女生選擇依然故我,繼續在男生面前扮演成熟和堅強的角色。

 

有著女生的陪伴,男生沒多久就從失戀的陰霾中走過來。

時序進入夏季,畢業典禮過後,來自同一個城市的男生和女生亦快要回到自己的地方。

一個異常悶熱的夜晚,男生和女生各自拿著一瓶冷飲,坐在教學大樓的梯級上。

「為甚麼今晚選擇喝可樂?」男生呷了一口啤酒,說道。

「因為樣子不夠甜美,所以想用糖來補充一下。」女生說了個冷笑話。

「妳要給自己多一點信心啊。」男生卻認真地說道。「我覺得妳是個好女孩呀。」

女生苦笑了一下,轉移了話題:「有沒有聽說過,在英國有一種用蒲公英造的汽水?」

「蒲公英?」男生的眉頭一皺。「能吃的嗎?」

「大概發酵了就可以了吧!那飲料可是有幾百年歷史了。」

「那麼,到英國旅行的話就試試吧。」

「不要提了。回去之後便要立即找工作,哪有甚麼機會去旅行?」

女生嘆了口氣,把背部靠向男生的右臂。

男生的肩膀微微一動。

「很累呀。肩膀借來靠一靠吧。」在男生問怎麼了之前,女生便懶洋洋的說道。

是的。幾年以來的在異國的留學生活,還有回去之後不知道能否順利就業的不安,都讓女生覺得累了。

女生輕聲說道:「只要間中讓我靠一下就好。真的。」

「嗯。」男生點了點頭,表示聽到她的話。

半晌無語。

 

正當女生快要睡著的時候,四週的路燈和建築物的燈光都熄滅了。

「大概是停電了吧。」男生說道。

沒有人造燈光的黑夜裡,掛在天空上的月亮顯得格外明亮。

「還好有月光,要不我們真是伸手不見五指了。」女生說道。

男生說道:「就像妳一樣呀。」

「啊?」女生一頭霧水。

男生一臉認真地道:「沒有妳這半年來的陪伴,沒有妳在我感到最沮喪,最沒有自信的時候,鼓勵我的話。我大概還是在自憐自傷吧?」

女生沒好氣地說道:「把我比成月光?你是甚麼時候變得這麼感性的?」

男生只是笑了笑。

女生小聲的嘀咕道:「就是要在燈光都熄了,才注意到我的存在就是了。這比喻還真是一絕啊。」

又是半晌無語之後,男生打破了沉默:「謝謝妳。」

「行啦!是朋友就不要這麼婆媽嘛。」女生的嘴一嘟。「你口裡說雖然謝謝,但卻一點實際行動也沒有。就連汽水也沒有請過我喝啊。」

「那我現在就去採幾朵蒲公英,給妳造汽水好不好?」男生的語氣帶著促狹。

女生哼了一聲。「就知道欺負我。」

男生只是笑笑,自顧自的看著遠方。

當兩個人不再說話之後,女生抬頭看著月亮,想到男生剛才的話,不由得發起獃來。

 

女人從發呆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男人就在她的眼前。

十年一覺揚州夢,昨天的男生和女生,已經變成今天的男人和女人。

現在的男人,事業算是有小成;當年去不成的東京,也去過好多次;就連大學時代以來的煙癮,也在幾年前戒掉了。但一直沒有變的,就是女人還是在男人的附近,見證著男人的每一段離離合合。

這一天,在餐廳的閣樓,坐在女人對面,凝視閣樓下方的男人,又經歷了一次分手。

這些年來,男人在情路上總是在兜兜轉轉。他本以為這一次找到一生一世的伴侶,但倒頭來還是撲了個空。

到了今天,女人覺得自己對男人已經沒有任何非份或是應份之想。留在他的身邊,大概只是因為習慣了罷。

看著男人疲累的背影,女人看得出到他對於這一切的困倦。

為甚麼對於他和她來說,幸福總是遙不可及的呢?

 

步出餐聽,男人對女人說道:「我有一個問題。」

「嗯?」

「為甚麼這些年來,每一次我失戀,妳都總會在我的身邊?」男人問道。

「因為…」女人想了一想。「我是鍾無艷。」

「啊?」

「你沒有聽過『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這句說話嗎?」女人說著微微一笑。

男人頓時明白,苦笑說道:「對不起。」

「算了吧。」女人說著揮一下手。「甘心也好,不甘心也罷。都過了這麼多年了。」

男人停下步來,似是若有所思。

女人轉過身來,雙手撐腰,說道:「怎麼站著?你不是說想回家睡覺的嗎?」

男人失笑,快步跟上女人的步伐。

 

==

 

後話:

之後不久,男人一聲不響的便獨自到歐洲去旅行。大概他是想一個人散心吧,女人心想。

男人出發後一直也沒有音信,直至一個多禮拜後,女人收到了他從英國寄來的包裹。

女人拆開一看,只見一個裝有汽水的綠色玻璃瓶。瓶上的有幾朵蒲公英花,還有「Dandelion and Burdock」的字樣。包裹裡還有一張字條。字條上是男人潦草的筆跡:

送上在倫敦街頭無意中找到的汽水。這可是真的用蒲公英造的,不是在超級市場的化學合成品。就用這個作為一件小小的謝禮吧!

 

噢,他居然會記得。這是女人看罷字條後的第一個反應。

收到這麼的一份禮物,女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覺得感動,還是感觸?

女人的雙手握著汽水瓶,閉上雙眼。在漆黑中漸漸浮現的,是十年前那個的北國夏夜。只見一個臉上還帶著稚氣的男生安靜地坐在校園裡的梯階上。而一個女生正靠著男生的右臂,抬頭看著夜空。

她手中拿著的,是一瓶沒有開封的汽水。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