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感覺,多少年〈淡水篇〉

stories / 小說

星期日的深夜,還不想睡覺的我,百無聊賴地打開了電腦裡舊照片的資料夾。那裡存放的,是我的大學時代以來,每次出門遠行的紀錄。

第一個資料夾的日期是2004年的五月。

 
那年,學生生涯的最後一次考試之後,大學畢業(亦即失業)之前,我和三個朋友從香港去了一趟台北,四天三夜。為了這次旅行,我還跟朋友借了當年還是很新潮的數碼相機。當時的我,對攝影可說是毫無概念,幾乎連對焦也不懂。在資料夾裡的大部分照片要不是模糊不清,要不就是拍攝對象不明。

旅程的最後一個傍晚,我們原定要一起去淡水。但我們其中兩人忽然間說要去某處買名產,著我和嘉琪兩個人自行去,晚一點再到士林夜市集合。

就連當時的我也知道,他們是想給我們製造獨處的機會。嘉琪大概也察覺到吧?但她並沒有異議,便和我一起登上捷運淡水線。

嘉琪是我從大學二年級開始便一直暗戀的女生。但由於她有男朋友的關係,我一直也沒有任何表示,和她相處時也十分小心翼翼。直到大四上學期時,她和男朋友分手了,我才比較積極的透過共同的朋友爭取和她相處的機會,包括這一次旅行。

這種小動作,當然瞞不過她。大概。

 
在淡水老街繞了一繞之後,我提議坐船到漁人碼頭去。她說好。

我心裡暗喜。旅遊書說,淡水漁人碼頭有一座情人橋,在夜色中燈光明亮,看來十分浪漫。

IMG_0183

到漁人碼頭的時候,天色已暗。嘉琪看到情人橋,並沒有特別興奮。我們在橋上來回走了一回,再到附近的店家逛了一逛,就沒有其他特別想做的事了。

我本應該想到,已經在台北的大街小巷中走了三天的嘉琪應該已經有點累。我再要她舟車勞頓到淡水漁人碼頭是我不解溫柔了。

還未到約定的晚飯時間,所以我們倒沒有要急著離開。結果,我和嘉琪只是依著平台步道的欄杆,吹著微微的海風。

IMG_0186

「好想去一次真正的旅行啊。」嘉琪忽然感嘆道。

「我們不是已經在台灣了嗎?」我奇道。

在這次旅行之前,我最遠也只是到過澳門…

「台灣,日本,韓國這些鄰近國家的文化跟香港也差不多,感覺不太像遠行啊。」

當時的我心想,我恨不得可以去日本哩。難道她閒時沒有看日劇嗎?

「大小姐妳跟我們幾個平民百姓一起來台灣,還真是委屈妳啊。」我說著故意向她瞇了瞇眼。

「呵呵,跟朋友一起到處走走也不錯啦。」她這話有一點打圓場的意味。

「那麽,哪裡才入得了大小姐的法眼?」

「嗯,歐洲吧。我想去維也納,柏林,倫敦也不錯啦。」

「但去歐洲好貴啊。」我說。「不知到哪時候才有機會去得到。」

嘉琪說道:「不一定要自費呀。找一份可以到處出差的工作也可以。」

「咦,難道妳的工作已經有著落?」

她笑了笑。「還未確定啦。你要替我暫時保守秘密啊。」

難得心儀的女孩跟我分享這小小的秘密,我當然是連忙點頭答應。一下之間,忽然覺得和她的距離拉近了不少。

 
一陣風吹過,嘉琪順了順吹拂的長髮。她見我看著她,問道:「怎麼啦?」

「沒,沒甚麼。」

才怪。當時的我,其實是計劃在這(我以為)很浪漫的場景向她表白。但不知怎的,氣氛好像不太對。可能是因為嘉琪來到漁人碼頭的時候沒有我想像中的雀躍吧?

半晌無語之後,我帶點遲疑地說道:「畢業之後,我們這班人大概不會像以前一樣經常見面吧?」

嘉琪失笑道:「那是當然的啊。大家都要工作,也漸漸會有不同的生活圈子。人生就像舞台,不同的時間就會有不同的角色出現嘛。」

「這聽來有點寂寞。」這句是我從日劇的中文字幕裡學來的。

「還好啦…」她說。

「若果,我說,我不想和妳漸漸疏遠呢?」我說罷咬了咬牙。

「啊?」她反問。不知道她是一時間理解不了我的話,還是等我把話說實了再來拒絕我。

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把話說下去:「我…」

忽然聽到楊千嬅的歌聲:「吻下來,豁出去,這吻別似覆水…」

那是嘉琪的手提電話。當年,mp3鈴聲才剛開始流行。那還是大家會花時間去設定電話鈴聲的年代。

嘉琪給了我一個抱歉的表情,按下了接聽鍵。

「我現在在台灣…」在嘉琪拿著電話走開之前,我聽到她對電話的另一端說。

獨自一人的時候,我心想,嘉琪會接受我的表白嗎?她應該不討厭我吧?至少她肯與我同遊台灣,還和我兩個人單獨行動。但不討厭就可以成為情侶嗎?

嘉琪通話完畢,回到我身邊的時候,天已經全黑。

「還好嗎?」我問道。

「嗯。」她點了點頭。

但是,連我也看得出她沒精打采,像是她費了很多氣力才完成剛才的的電話通話。

正當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繼續之前的對話時,她說道:「我有點累了,也不餓。我想我乾脆直接回酒店好了。」

我說:「我送妳回去吧?」

「不用啦。從淡水回台北的捷運會經過士林,你就在那裡下車去跟他們會合啊。」

「我送妳回去會令我比較放心。」我堅持。

然後我撒了個謊:「我反正我對士林夜市也沒甚麼興趣。那些夜市吃的和看的都是差不多的嘛。」

「好吧。」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時候打電話給嘉琪的是誰,通話的內容又是甚麼。

同行的朋友以為我表白成功,所以和嘉琪失了夜市晚餐之約。翌日回港時,他們都給我似是取笑又像是恭賀的表情。看著嘉琪在不遠處的身影,我只是心裡苦笑。

也許,那時候的我我已經明白,有些事情,錯過了時機,就是錯過。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