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單身九天行】雜記:歌曲篇

Japan / 日本 2008pop music / 流行音樂travel / 出行

(是的,關於日本的事,我大概會寫到我下一次到日本去為止吧)

(2009.05.12:因為棧主的提醒,加上了《青山散步》和《目黑》)

我已經不止一說過,出門的時候,很多時都會有跟那次旅程有關的song list。以下就是日本行的歌:

楊千嬅 – 自由行

自從2004年第一次到台灣旅行的時候,這歌便成為我每一次計劃行程的主題曲。「自由行」本是2003/2004年間香港的buzz word,意指從中國內地到香港的非旅行團遊客。後來這名詞也延伸到往外地自助旅行的香港人。

找愛找不到,唯有安慰自己說畢竟也自由過,這是很多單身人士的寫照。我喜歡這首歌,大概是因為對那種悵然有些許共鳴吧。

 

張信哲 – 到處留情

(這MV…怎麼跟歌曲的意境完全不合?)

不知怎的,出發前就一直想到這首歌。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踏遍歌詞裡的地方呢?(復活島有點難吧!)

 

古巨基 – Be my Valentine

電影《天旋地戀》的主題曲。既然電影的故事發生於東京,歌詞的題材也當然是跟東京有關。我曾經很喜歡那種輕鬆寫意的感覺,覺得如果愛情也是這樣自然來去,無拘無束那就好了。

上一次的旅程,我沒有到代官山去。這將會是我下次的東京行的目標之一。 XD

 

鄭融 – 東京百貨

(看這個MV和上邊《Be My Valentine》的MV,就知道香港人中《Love Generation》的毒有多深了。凡是在東京取景,就必定會有台場。XD)

喜歡這首歌的氣氛,很適合傍晚的渋谷。XD

 

Is It Over Now? – 蔡健雅

不知怎的,在大阪的第一天晚上,我的腦海不停在覆播著這歌。整首歌給我的感覺是帶一點疲憊,又不想完結。那大概是當時我的感想吧!

這歌的國語版為莫文蔚的《》。

 

青山散步 – 鄧麗欣

從表參道走到渋谷,在青山通走著的時候,腦裡就是哼著這首歌。雖然我知道青山通並不真的是大部分人心目中的青山區。 XD

 

目黑 – 周國賢,薛凱琪

據說這歌是講述周國賢和他的日籍妻子的故事。我在Google Map查過,在目黑JR站附近真的有一家Mos Burger。 XD

我也是因為時間的關係,並沒有到過目黑。對那地方的實地印象,就只有坐山手線時經過而已。



我聽他的第一首歌 – 第二最愛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講了這麼多首女歌手的歌,終於輪到男歌手了。

我對古巨基的第一個印象,並不是歌唱方面的,而是他在無線電視當主持。

究竟有多少人還記得或是知道「娛樂新聞眼」這個節目呢?它是一個九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的一個娛樂新聞節目(顧名思義再明顯不過了)。那時候,古巨基還未開始唱歌。「基仔」這外號,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有人認為,古巨基三十幾歲的人,外號還是叫基仔,是「懶親切」(香港人當批評別人的時候,都很喜歡說別人是「懶乜乜」。但諷刺的是,這樣說的人往往對他們所批評的事物缺乏了解)。但是,當一個外號是如此深入民心的時候,古巨基到現在還是被叫基仔,是他的錯嗎?

其實,曾經有一段時間,古巨基曾說過他不太喜歡基仔這個外號。某個古巨基新聞組的歌迷,也曾經堅持不叫他作基仔。但無奈大家叫慣了,就不會改。

扯遠了。

我聽過古巨基的第一首歌,是《藍天與白雲》。但當時我除了覺得他唱腔酷似Raidus(若你不記得「娛樂新聞眼」,就更沒有可能知道Raidus)的陳德彰之外,並沒有其他感覺。

一直到九七年左右,我在中文電視台無意中看到古巨基清唱一首歌,我還記得那是一個在添馬艦的show,古巨基一邊演唱,一邊被升降車升起。那歌的歌詞是這樣的:

從前情人好嗎 幸福嗎還生氣嗎

誰人何時替我給你一個家

從前情人還好嗎 尚獨身嗎 還想我嗎
無緣成為最愛 卻又很牽掛

當時的我不知道歌名,在網路搜尋之後,才知道這歌叫《第二最愛》。若是沒有網路的話,我大概聽過之後便忘記了這首歌,也大概不會再接觸華語音樂了。

對古巨基來說,《第二最愛》確是一首重要的歌,因為它讓大家認同他的實力。但他還是要等到《歡樂今宵》之後才真正成為一個街知巷聞的歌手。

《歡樂今宵》之後的《愛與夢飛行》專輯,至今還是我最喜歡的唱片之一。那大概也是古巨基出道以來聲勢最盛的時候。

後來,古巨基轉投EEI唱片(後來被華納收購),開始積極拓展台灣的國語市場,也有算是一點成績。但在香港方面,卻出現了原地踏步的跡象。幾張專輯裡也偶有佳作,但無論受歡迎程度卻已經無復《歡樂今宵》當時之勇。

古巨基在華納的晚期開始接拍瓊瑤的長篇連續劇,先有《情深深雨濛濛》,再來《還珠格格Ⅲ》。他雖然因此打開了廣大的中國內地市場,但拍劇集需要他長時期離開香港。再加上他跟華納的合約屆滿之後,簽新唱片公司的事一波三折,令他在樂壇幾乎完全銷聲匿跡。

不見了兩年之後,古巨基終於在零三年跟黃柏高的金牌唱片簽約。古巨基不止一次說過,是黃柏高把他「執」回來樂壇的。

無可置疑,黃柏高是很懂得看得出一些失意的實力派歌手的潛質。打從推出第一張專輯《遊戲‧基》開始,宣傳攻勢便排山倒海。一首《必殺技》為古巨基回歸樂壇打響了頭炮。至此,古巨基彷彿便交上了好運。翌年的一首《愛與誠》讓他闖上以前未有的高峰。誰也哼得出「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

有些以前喜愛古巨基的人不太欣賞現在的古巨基,認為他太商業化,太公式,出碟大密,質素下降,出現了「許志安現象」。這就是香港「樂壇」令人無奈之處。香港的「樂迷」大都貪新忘舊,你若大半年沒有出唱片便開始忘了你是誰(陳奕迅休息一年半後再發片叫「重出樂壇」,在外地,幾年出一張唱片才是正常的吧!)。古巨基經歷過事業的低潮,當然知道聽眾的殘酷。今天聽《愛與誠》的歌迷,也跟當年聽《愛的解釋》的歌迷大不相同了。他所能做的,可能只是趁他還是in的時候,多出幾張唱片,多開幾場演唱會罷了。

其實,古巨基回到樂壇的最顯著進步,並不在於歌曲本身的質素,而是在於他的現場表現方面。零五年九月在溫哥華舉行的古巨基演唱會,我有去聽。從他的演出,到跟觀眾的互動,都顯示著古巨基的演出都比以前成熟了,正式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歌手了。

零五年的叱吒頒發典禮,古巨基在多個獎項上也輸了給陳奕迅。但他在頒獎台上所表現的composure和風度,跟九年前他第一次拿叱吒男歌手銀獎時哭得說不出話,確是天壤之別。可以說,從《第二最愛》和《歡樂今宵》一路到《愛與誠》和《天才與白痴》,基仔終於長大了(雖然他還是被叫基仔)。

聽膩了古巨基的「雷頌德式」的新歌,偶爾再聽《第二最愛》,就會讓我想起了當年。

詞:黃偉文
曲:張佳添(Black Box)
編:Black Box

誰陪著我回家 你知道吧 不甘心嗎
當 我是傻瓜 不可點化
才放棄你 望著你走吧

其實與她都間中吵架
無奈當天 說起婚嫁
還是挑選她

從前情人好嗎 現在幸福嗎 還生氣嗎
誰人何時替我 給你一個家
從前情人還好嗎 尚獨身嗎 還想我嗎
無緣成為最愛 卻又很牽掛
從前情人好嗎 自己都驚訝
哎也也也
分開 加陪念掛

你不信吧

最懂得我脾氣 是你吧
其實那天 親你時 難忘記她
讓你 猜到吧 識破吧
由於心死 才會不說話
其實這天 當我親她 同樣一般那般想你
難道你未明嗎

從前情人好嗎 現在幸福嗎 還生氣嗎
誰人何時替我 給你一個家
從前情人還好嗎 尚獨身嗎 還想我嗎
無緣成為最愛 卻又很牽掛
從前情人好嗎 自己都驚訝
哎也也也
分開 加陪念掛

從前情人好嗎 幸福嗎 還生氣嗎
誰人何時替我 給你一個家
從前情人好嗎 獨身嗎 還想我嗎
無緣成為最愛 卻又很牽掛

 

不在行

current events / 時事

聽得多光明頂,發現原來無論係香港第一才子定係出版界鉅子,講唔在行野時候,都有發表謬論可能,就如無賴政客講野有陣時都 make sense 咁樣。

前兩晚光明頂講到點解香港無 Live 8 ,劉主持就開始講好在香港無,唔係就會有歌手唱「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唔該,鬧人首歌請記得歌名,歌名叫《愛與誠》,同埋拜託真係聽晒成首歌,睇一次歌詞先黎 comment ),又會有獎門人彈下彈下。

Live 8 點解無香港搞,我唔知。但係自從華東水災,到半年前南亞海嘯,香港演藝界有邊次無做過野?南亞海嘯籌款,古巨基有無唱《愛與誠》?大部份歌手都無唱自己新歌,費時比人話搏宣傳。籌款時候曾志偉,有無做獎門人?

對一件事厭惡係一回事。無視事實又係另一回事。係唔係都亂講,同土共老左有乜分別?



愛與誠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聽光明頂和打書釘,劉細良不只一次以古巨基的《愛與誠》來作為香港流時下行流行曲鼓吹「弱男苦情」風氣的例子。尤其,他引用了那人人皆知那一句:「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

我實在是不敢苟同。《愛與誠》講的是主角下定決心要結束關係,「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的 emphasis 應該在「不做情人」而非「做隻貓做隻狗」(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這一句,覺得有點突兀)。這樣斷章取義(還要曲解原詞),跟廣管局有甚麼分別?

時下流行曲,標榜苦情,甚至近乎無病呻吟的歌是很多,例如《痛愛》或《爛泥》就是。但找例子的時候,就應該要確定自己是懂得那歌是甚麼意思(雖說不同人聽同一首歌所得的感覺會不同,但聽出來的意思不會跟歌詞本身相反吧?),不要只求就手拿一兩句比較搶耳的來作文章。

很多人批評時下的流行曲(粵語尤甚)不知所云,詞不達理。但那些人有多少個除了在咬文嚼字找語病之外,是真的去聽,去感受歌曲的意思呢?時下爛歌爛詞是不 少(名字就不要提了),但寫了一篇好詞,也沒有人 appreciate ,連詞人是誰也沒有幾個人知道,為甚麼不胡亂填些字句,省掉的時間多打兩圈麻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