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行

current events / 時事

聽得多光明頂,發現原來無論係香港第一才子定係出版界鉅子,講唔在行野時候,都有發表謬論可能,就如無賴政客講野有陣時都 make sense 咁樣。

前兩晚光明頂講到點解香港無 Live 8 ,劉主持就開始講好在香港無,唔係就會有歌手唱「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唔該,鬧人首歌請記得歌名,歌名叫《愛與誠》,同埋拜託真係聽晒成首歌,睇一次歌詞先黎 comment ),又會有獎門人彈下彈下。

Live 8 點解無香港搞,我唔知。但係自從華東水災,到半年前南亞海嘯,香港演藝界有邊次無做過野?南亞海嘯籌款,古巨基有無唱《愛與誠》?大部份歌手都無唱自己新歌,費時比人話搏宣傳。籌款時候曾志偉,有無做獎門人?

對一件事厭惡係一回事。無視事實又係另一回事。係唔係都亂講,同土共老左有乜分別?



世間始終你有Feel

love / 愛情

說起劉細良評論時下愛情觀,他認為現在的人太過著重苦情,像《世間始終你好》的豪氣的愛情已經不再。

對於我這個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來說,《世間始終你好》像是講義氣多於講愛情。時代和社會環境不同,人對愛情/婚姻的要求也不一樣。

以前的人較為重視對方「好不好」(人品,家境,學歷),《世間始終你好》的 emphasis 也是那個「好」字。從前的女性,找的是一個好的歸宿,不是找一個她愛的人。

現在的人,都較為重視感覺,「有無 feel 」。貪慕虛榮的人不能再光明正大地說只愛對方的錢。正因為這樣,情歌都側重描寫感覺,多於對方的 attribute 。

這兩種愛情觀,很難說哪一樣好,哪一樣不好。只是看你能接受哪一種而已。



愛與誠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聽光明頂和打書釘,劉細良不只一次以古巨基的《愛與誠》來作為香港流時下行流行曲鼓吹「弱男苦情」風氣的例子。尤其,他引用了那人人皆知那一句:「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

我實在是不敢苟同。《愛與誠》講的是主角下定決心要結束關係,「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的 emphasis 應該在「不做情人」而非「做隻貓做隻狗」(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這一句,覺得有點突兀)。這樣斷章取義(還要曲解原詞),跟廣管局有甚麼分別?

時下流行曲,標榜苦情,甚至近乎無病呻吟的歌是很多,例如《痛愛》或《爛泥》就是。但找例子的時候,就應該要確定自己是懂得那歌是甚麼意思(雖說不同人聽同一首歌所得的感覺會不同,但聽出來的意思不會跟歌詞本身相反吧?),不要只求就手拿一兩句比較搶耳的來作文章。

很多人批評時下的流行曲(粵語尤甚)不知所云,詞不達理。但那些人有多少個除了在咬文嚼字找語病之外,是真的去聽,去感受歌曲的意思呢?時下爛歌爛詞是不 少(名字就不要提了),但寫了一篇好詞,也沒有人 appreciate ,連詞人是誰也沒有幾個人知道,為甚麼不胡亂填些字句,省掉的時間多打兩圈麻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