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感覺,多少年〈倫敦篇〉

stories / 小說

看過當年台灣行的照片之後。想起嘉琪的我,自然而然的打開了另外一個文件夾:2009年一月,倫敦。

 

地鐵車門在Covent Garden站開啟之後,我快步踏上月台,往箭嘴標示「Way Out」的方向走去。還好倫敦是個大城市,我那急速的腳步並沒有惹來旁人的側目。

出了閘口,我見到嘉琪正站在在售票機旁。

我走到她跟前,微微喘著氣道歉:「對不起…那客戶真的很愛說話…」

我看了看錶。我遲到了三十分鐘。

嘉琪微微一笑。「還好啦。我其實也比約定的時間晚到了。我本來要從辦公室飛奔過來的。收到你說要遲到的電話之後我反倒是鬆了口氣。」

「我們去吃飯吧。」她續道。「你想吃甚麼?」

「唔…這兩天在倫敦都是吃西餐或是快餐,想吃點不一樣的…」我想了想。「倫敦有日式咖喱飯嗎?」

嘉琪噗哧一笑。「你真的很愛日本!連咖喱也要日式口味的。當然有啊。倫敦最不缺的就是咖喱了。」

嘉琪帶我到唐人街的一家日本餐廳去。店內人頭湧湧,我們要排隊等位。時近農曆新年,唐人街街頭都張燈結彩,十分有氣氛。

1347_1

「妳在英國住了兩年多,有掛念中式節日嗎?」我說著指了指頭上的大紅燈籠。

「並沒有。」嘉琪失笑。「我一向對西方事物比較有興趣。你忘了嗎?」

我當然沒有忘記。

「那妳為甚麼年底要回香港?乾脆移民英國就好嘛。」我半開玩笑地說道。

「不就是有人要我回香港囉。」嘉琪說罷嘟了嘟嘴。

我看到她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

「也是啦,妳的未來老公的工作都在中國大陸那邊嘛。」我說道。

「上司也贊成我調回去香港的分公司。現在所有人都在搶中國市場。他們覺得有我這黃臉孔,不多加利用就可惜了。可我偏偏就是最討厭中式人事關係。」嘉琪一臉不情願。

我聳了聳肩。「我們公司的老闆就是典型的華人老闆啊。」

嘉琪說道:「但你這工作倒是好,可以四處去。」

我苦笑:「我只是個孤獨的推銷員呀。到哪裡都是只有走馬,沒有看花。我第三次來倫敦了,都還未去看過大笨鐘。」

「要不吃過飯後我帶你去吧。你明天要工作嗎?」

「工作完成了。明天上午的班機回香港。」

「那就好。」

 

飯後,嘉琪跟我徒步從唐人街到走到泰晤士河邊的Embankment,踏上金禧橋往南岸的方向去。雖然是冬季,但幸好那晚的天氣不太冷。

1347_3

我拿出了相機,拍了幾張照片。

嘉琪笑道:「你真像遊客。」

我也笑了。「對啊,機會難得,當然要當一下遊客。」

我作勢把鏡頭對著嘉琪,但她笑著避開了。

1347_2

鬧了一會,我們才繼續並肩走著。

「其實很不可思議呢。」我呼了口氣,說道。

「怎樣不可思議?」嘉琪問道。

「五年前,我們在台灣淡水那情人橋前,覺得歐洲是遙不可及的夢。現在的我竟然和妳會在倫敦見面。」

我把手臂橫向伸出,說道:「好像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嘉琪笑道:「我還以為孤獨的推銷員到過許多地方之後,早已經對不同的地方沒有感覺了。」

「工作不一樣呀。出差的時候都只是工作,做的東西都一樣,到哪裡都沒有分別。」我說道。「而我和妳到了地球的另一面,也還能相見,就令我覺得很奇妙。」

「還好有MSN囉。」嘉琪笑道。

「還有Facebook呀。」

我想,若果我和嘉琪早十年畢業的話,嘉琪去英國之後,我和她大概會失去聯絡吧?

正是因為網路通訊簡單方便,我和嘉琪的持續聯絡才不會那麼煞有介事。我也可以告訴自己,我都只是閒時聯絡舊同學而已,並不是因為還在意她。

 

過了河,我和嘉琪沿著河岸經過那巨型的London Eye。

1347_4

「摩天輪,要坐嗎?」嘉琪問。

「時間有點晚了。現在才上去的話,我怕會坐到天荒地老啊。」我說。

她立即知道我意有所指:「恐怕要偷運幾個榴槤上去充飢才成。」

我倆都笑了。這是只有同年代的人才懂的爛笑話。

嘉琪轉了個話題:「那麼,孤獨的推銷員可有女朋友?」

我沒好氣說道:「都說是『孤獨』了,哪來女友。」

「孤獨可能只是你單身出差時的表象呀。就如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也不知道你是這麽外向健談的男生。」

「對不同的人,自然就有不同的態度。這些也是表象啊。」我聳了聳肩。「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妳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

「唔,在認識你之前,在學校看到你的時候,我覺得這男生有點陰沉。我不是說很恐怖那種啦。就是很安靜,不多話那種感覺。」

嘉琪不知道,當時她眼中的那個我,就是從中學時代一路走來的,真正的我。大學的生活,確實令我待人接物的態度變化不少。而這些轉變,或多或少也是因為她。

我笑道:「妳在我心中的印象倒是從當年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變啊。就是那麼高貴大方得體秀外慧中聰明可愛啊!」

嘉琪抿嘴道:「有時候讚美說話說得越長就越沒誠意。但看你一臉誠懇,我就姑且信之好了。」

當時的我想,那大概是我最後一次跟她開這樣的玩笑吧?

我們於西敏寺橋由南岸回到北岸,終於來到大笨鐘前。本來在雜誌照片或是電視節目中才看到的建築物,忽然出現在自己的跟前,還真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1347_5

在周圍逛了逛,拍了幾張照片之後,短短的泰晤士河邊漫步之旅就要結束了。

臨別前,在地鐵站內通道的分岔處,嘉琪說道:「我快要發喜帖了。十二月中你會有空出席嗎?」

「我想我會要出差。」我說。「喜帖還是發給我吧。我會送賀禮的。」

她奇道:「這麼早就知道?工作會安排到那麼遠嗎?」

「總之我知道我會在那時候出差的。」我失笑。

何必呢。

聰明如嘉琪,當然知道我意之所指。她只給了我一個了解的表情,點了點頭。

然後,我倆相對無語。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