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誠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聽光明頂和打書釘,劉細良不只一次以古巨基的《愛與誠》來作為香港流時下行流行曲鼓吹「弱男苦情」風氣的例子。尤其,他引用了那人人皆知那一句:「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

我實在是不敢苟同。《愛與誠》講的是主角下定決心要結束關係,「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的 emphasis 應該在「不做情人」而非「做隻貓做隻狗」(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這一句,覺得有點突兀)。這樣斷章取義(還要曲解原詞),跟廣管局有甚麼分別?

時下流行曲,標榜苦情,甚至近乎無病呻吟的歌是很多,例如《痛愛》或《爛泥》就是。但找例子的時候,就應該要確定自己是懂得那歌是甚麼意思(雖說不同人聽同一首歌所得的感覺會不同,但聽出來的意思不會跟歌詞本身相反吧?),不要只求就手拿一兩句比較搶耳的來作文章。

很多人批評時下的流行曲(粵語尤甚)不知所云,詞不達理。但那些人有多少個除了在咬文嚼字找語病之外,是真的去聽,去感受歌曲的意思呢?時下爛歌爛詞是不 少(名字就不要提了),但寫了一篇好詞,也沒有人 appreciate ,連詞人是誰也沒有幾個人知道,為甚麼不胡亂填些字句,省掉的時間多打兩圈麻將?

請選擇留言渠道:

2 thoughts on “愛與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