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矮人與七個白雪公主

stories / 小說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沈偉一問道。

「嗯,可以啊。」K回道。

「妳最近是不是開始拍拖了?」

「咦,你怎知道的?」

「我猜猜而已。我只是察覺到妳上線的時間少了,話也沒有這麼多。」

「喔。呵呵,對不起,最近是忙了一點。」

「不用說對不起啊,談戀愛是好事哩。」沈偉一在句末不忘加上一個吐舌頭符號。

多聊幾句之後,K便說要洗澡,先下線了。

偉一關上MSN的對話視窗,往椅背一挨,呼了口氣。

那感覺,就像醫生剛見完最後一次覆診的病人那般:又一個個案完結了。

沈偉一並不是醫生,也不是社工。但卻不知道在哪時開始,他成了身邊女性朋友的「失戀輔導員」。

 

過了幾天,沈偉一獨自一人在看日劇的時候,手提電話的訊息通知響起了。他一看,原來是T在Whatsapp上呼叫他。

相比起Whatsapp,沈偉一還是比較喜歡在MSN上聊天。他總是覺得,用電話上的訊息對話,往往都會因為一方放下了電話忘記了回訊而變得有一句沒一句,聊不起來。

又或者,他已經開始老了吧?單看他仍是把Windows Live Messenger叫作MSN就知道他的網路年齡了。他還記得自己的ICQ帳號號碼哩。

「嗨。」T說道。

「大美女今天好嗎?」沈偉一習慣性地在後邊加上一個笑臉。

「嗯…心情不太好。」

這大概是她主動呼叫沈偉一的原因吧?

沈偉一問:「怎麼了?」

「分手了。我和他。」

「喔。」

在朋友的聚會當中,沈偉一應該見過T的男友,但他對他沒甚麼印象就是了。

只見T說道:「其實已經蘊釀了一陣子,所以我也沒有很意外。」

「事情到了某個地步,有個了斷也是好的。」

「嗯。我知道。我只是需要重新適應一個人的日子而已。」

「妳一定可以做得到的,努力。」

就這樣,T成為了沈偉一的最新一個「個案」了。

 

一般的失戀症候群患者,初期的症狀都是情緒低落,缺乏自信,想傾訴卻未必想跟最熟稔的朋友說話。

失戀訴苦的內容很多時都涉及個人私隱。一些對路人甲沒有甚麼價值的瑣事,流到親友的耳裡,卻可能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所以,女生訴苦的對象,多數是找半生不熟而跟自己的朋友圈沒有甚麼交集的人。

沈偉一剛剛好符合這些條件。

「我昨晚又哭了。」一天早上,T發訊說道。

本來在換衣服準備上班的沈偉一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回道:「哭得多眼睛會腫喔。」

「腫就腫吧,反正我都不可愛。」

「誰這麼大膽說妳不可愛?我替你揍他。」

「我說我自己不可愛啊。你是不是要揍我?」

「…小的不敢。」

「嘻嘻。」

只是沈偉一不知道,她這一句「嘻嘻」,是真的在笑,還是隨手打出的回應呢?

晚上,沈偉一跟T又在Whatsapp上聊天的時候,她問道:「我有沒有煩到你?」

「喔?為甚麼我會被煩到?」

「我整天都在找你聊天。」

沈偉一快速地回道:「呵呵,放心啦,我這人無聊得很,時間多的是啦。」

也大概因為這樣,他才能成為失戀輔導員吧?

「失戀的人就是這麼麻煩。還請你體諒一下。」

「呵呵,朋友嘛,哪有體諒不體諒的。」沈偉一說道。「妳想說話的時候儘管找我好了。」

打出這一句的時候,沈偉一心裡不禁問,自己叫對方主動找自己聊天,是為了體貼對方而不作打擾,還是只是想掩飾自己被動的性格呢?

 

星期天,因為T要向沈偉一借書的關係,兩人相約吃午飯。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T,沈偉一想起,這是第一次跟她單獨外出。

見到她把玩著吸管,百無聊賴的樣子,他問道:「妳還好吧?」

T抬起頭來。「嗯?」

「我是指心情呀。」

「都還好啦。」T說著呼了口氣。「就是偶爾會因為一些小事而想到他囉。」

「忘記一個人,都需要一點時間吧?」

T失笑說道:「會忘得了嗎?大家口中所說的『忘記』,其實是把關於對方的記憶,慢慢的推到腦海的一角去罷了。我們所期盼的,就是當有一天我們無意中被喚起那些記憶的時候,會變得麻木,不再因為往事而不開心而已。」

沈偉一心想,T說的也許沒錯。但他口裡不置可否,只是聳了聳肩。

T轉了個話題,說道:「那你呢?最近有沒有新戀情?」

在沈偉一的失戀輔導過程中,對方間中也會蜻蜓點水般的關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

這下子輪到沈偉一失笑了。「這事已經很久沒有和我有半點關係了。」

的確,有一種人,有正常社交,正常外表,正常性格,但生活卻和戀愛完全沾不上邊。在他身邊出現的女性從來沒有想過他可以是交往的對象。

在白雪公主的故事中,就算把公主和矮人的數目對調,那七位公主也會寧可等待或許永遠不會來的王子,卻不會好好的看那小矮人一眼。

這一點,沈偉一很久以前已經明白了。

 

過了一段日子,沈偉一習慣了每天都跟T在線上聊上幾句,偶爾通電話,間中相約看個演唱會。在上班的時候,他總是不時拿著手機,看看Whatsapp有沒有新的訊息。

制約?沈偉一想到這名詞時失笑搖了搖頭。那不是年輕人玩網戀才會發生的事嗎?

不過,沈偉一留意到,他們之間最近的對話,開始變得變得像流水作業,無甚內容。

「早。」

「早啊。」

「今天可好?」

「普普通通啦。你呢?」

「都還是這樣囉。」

每當遇上這種對話,沈偉一都會很納悶:自己真是個這麼沒趣的人嗎?跟每天也說話的人,到底要講甚麼?難道要討論昨晚電視上的真人秀?這樣會不會太沒有水準了?

有時候,和一個人在短時間內交集太多,很容易會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跟對方變得很熟稔。但交集也有分深淺,每年一次的促膝詳談,可能比每天打卡簽到般的問候更能了解對方。

之所以會有現在的情況,也許是沈偉一不夠努力去經營這一段關係;又或許是T一向也不覺得沈偉一這朋友有多重要。但最有可能的是,這兩人只是單純的不夠共通點而已。

「美女早安。」

「早。」

又一個早晨,又一段無處可去的對話。

沈偉一坐在辦公桌前,拿著手機,思索著有甚麼可以講。想了五分鐘,他還是打不出一個字。

問她今天可好?昨天問過了。

問她上班時有沒有遇到塞車?這無聊了一點。

問她現在在做甚麼?聽起來像要查勤。他又不是她的誰,有甚麼資格?

說起資格,沈偉一轉念想到:對啊,自己只是T的義務失戀輔導員而已。若她不再需要幫助的話,他又何需經常在她的生活裡出現呢?

終於,沈偉一把手機上的Whatsapp關掉,專心工作去。

 

大半年後,沈偉一無意中打開了他跟T的對話紀錄。

這些日子以來,他間中也有試圖呼叫她。但她的回覆都是短短的,或乾脆沒有回話。他試過幾次得不到回應之後,就沒有再主動打招呼了。

當然,作為成年人的他們,這並不代表他們從此絕交。偶爾間,沈偉一見到T在Facebook上貼上漂亮的旅行照片,他還是會按個讚,捧一下場。

這情況,就跟沈偉一之前輔導過的K,E,B,和R都差不多。

正當沈偉一把電話收回口袋的時候,Whatsapp彈出一個訊息。

「我又失戀了。」這是B。

失戀輔導員又是時候出場了吧?

 

The End.

請選擇留言渠道:

One thought on “小矮人與七個白雪公主

  1. 七友

    曲:雷頌德
    詞:林夕
    編:雷頌德
    唱:梁漢文

    為了她 又再勉強去談天論愛
    又再振作去慰解他人
    如難復合便盡早放開 凡事看開

    又再講 沒有情人時還可自愛
    忘掉或是為自己感慨
    笑住說沉淪那些苦海 會有害

    因為我 堅強到 利用自己的痛心
    轉換成愛心 抵我對她操心
    已記不起我也有權利愛人

    誰人曾照顧過我的感受
    待我溫柔 吻過我傷口
    能得到的安慰是失戀者得救後
    很感激忠誠的狗

    誰人曾介意我也不好受
    為我出頭 碰過我的手
    重生者走得的都走 誰人又為天使憂愁
    甜言蜜語沒有 但卻有我這個好友

    直到她 又再告訴我重新被愛
    又再看透了我的將來
    完成任務後大可喝彩 無謂撘檯

    別怪她 就怪我永遠難得被愛
    然後自虐地讚她可愛
    往日最徬徨那刻好彩 有我在

    因為我 堅強到 利用自己的痛心
    轉換成愛心 抵我對她操心
    已記不起我也有權利愛人

    誰人曾照顧過我的感受
    待我溫柔 吻過我傷口
    能得到的安慰是失戀者得救後
    很感激忠誠的狗

    誰人曾介意我也不好受
    為我出頭 碰過我的手
    重生者走得的都走 誰人又為天使憂愁
    甜言蜜語沒有 但卻有我這個好友

    白雪公主不多
    認命扮矮人的有太多個 早有六個
    多我這個不多 我太好心還是太傻

    未問過她有沒有 理我的感受
    待我溫柔 吻過我傷口
    能得到的安慰是失戀者得救後
    很感激忠誠的狗

    誰人曾介意我也不好受
    為我出頭 碰過我的手
    重生者走得的都走 誰人又為天使憂愁
    甜言蜜語沒有 但卻有我這個好友

    Reply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