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際遇

stories / 小說

黎昱拖著手提行李來到候機室,只見到該班機的經濟客位乘客已經排成一條長長的隊。

一瞥之下,一張似曾相識臉在不遠處的人龍中。他走近了兩步,看清楚後心想,果然是她。

她帶著兩個小男孩。其中一個看來年紀比較小的正在輕輕扯著她的裙擺,像是正在撒嬌要求甚麼。

他走了過去,主動的打招呼:「嘉嘉!」

以前的他,很少會主動跟別人打招呼,對人的態度大都是冷冷的。但過了這些年,是成熟也好,為了生活也好,他對人對事都變得主動和圓滑多了。

她轉過頭來,看了黎昱兩眼,才認得出他。

「是你啊!好久不見了!」嘉嘉露出驚喜的笑容。至於有多少驚,有多少喜,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是好久不見了。」至少也有十六七年吧?黎昱心想。

嘉嘉問道:「你還好嗎?」

「還不賴啦。嘉嘉妳呢?」

「別再叫人家嘉嘉啦!都三十幾歲的人了。在孩子面前怪不好意思的。」她笑得有點尷尬。

黎昱想了兩秒,才記起嘉嘉的本名是徐嘉璐。嘉嘉是以前他對她的專用暱稱。

「這些是妳的孩子嗎?」他問道。

嘉嘉,不,嘉璐說道:「對呀。」

她說著拍了拍兩個小孩的肩膀,對他們說道:「叫叔叔吧。」

「叔叔。」這兩個小孩尚算乖巧。

「乖。」黎昱笑著應道。一向討厭小孩子的他,這已經他對小孩最友善的舉動了。

他問道:「你們是要去玩嗎?」

「對呀,帶他們去英國見外婆嘛。」嘉璐說道。「我丈夫在醫院有工作要忙,所以不能一起來。沒辦法啦,我跟他工作都忙,很難在同一時間放長假。」

黎昱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妳現在是從事?」

「我在會計師行工作。」嘉璐回道。

「啊,對。在大學時妳是念商學院的。」黎昱微微一笑。「那很好呀。兩夫妻也是專業人士。」

「還過得去啦。」嘉璐失笑道。「別人會覺得我們很風光,但我們的擔子可重了呢。房貸,車貸,退休儲蓄,小孩唸國際學校的學費,外遊的開支,還要繳稅。所以我都說我們這些中產階級是最慘的了…」

就在這時候,黎昱的眼角瞄到一個頭戴鴨舌帽,身形高佻,長髮綁了個馬尾的女子剛通過了頭等乘客的通道,往登機閘門走去。

「喔。」黎昱對嘉璐說道。「我要去登機了。」

「啊?」嘉璐奇道。「你不也是乘這班機嗎?不就乾脆跟我們一起排隊吧!不用到隊尾去了。」

「不,我是走那一邊的。」黎昱向頭等乘客通道指了指。

客套了兩句,道過再見之後,黎昱逕自走到頭等櫃位前,出示了會員金卡。乾脆利落地確認了登機證後,他便在通道裡揚長而去,留下有點錯愕的嘉璐。

走在通道上,黎昱忽然想起跟嘉璐當年最後一次見面時,吵架的情境。

不,雖說是吵架,但由頭到尾發言的都只有嘉璐而已。

「為甚麼你就是這麼沒出息?」

「我認識你的時候,我是你的學妹。但到現在,我再過幾個月就畢業了,但你卻連大三的學分都還未曾修完!」

「你不唸書,整天都窩在電影社裡拍甚麼實驗電影。你這麼喜歡拍片,為甚麼要上大學?」

「是的,以前的我覺得你很有才華。但藝術可以當飯吃嗎?你甚麼時候才肯面對現實,做一個有用的人?」

「我一直都在容忍,不說一句話,就是因為我知道你會不高興。但我已經忍夠了,我很辛苦,你知不知道?」

「你倒是說話呀!你平常說話不是有很多大道理的嗎?」

「你不說話,即是代表你不在乎我。好,那我們分手好了。你就抱著你的攝影機和膠片過人世吧!」

想到這裡,黎昱搖了搖頭,步入機艙時把往事拋諸機門外。

「黎導演,歡迎乘搭我們的航班。」迎黎昱的面而來的是女空服員親切的笑容。「你的坐位在第五行。」

「謝謝。」黎昱微笑點了點頭。

「我很喜歡你拍的電影。」女空服員說道。「在電影節頒獎禮上祝你好運。」

黎昱笑道:「謝謝。我的新作下個月就要上畫了。記得跟朋友去捧場啊。」

「一定一定。」

黎昱忽然心想,不知道嘉璐知不知道他成了導演?如果她這幾年沒有留意娛樂新聞的話,可能她會不知道吧。

來到第五行,黎昱只見到剛才瞄到的女子端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已經把鴨舌帽取下,正好整以暇地呷著一小杯紅酒,準備飛機起飛的時候便呼呼大睡。

黎昱在她的身旁坐下。

「我看到了啊。」美貌的女子抿嘴笑道。

他看了她一眼,說道:「只是跟空中小姐多聊了兩句而已。」

「我是說在候機室呀。」

黎昱喔了一聲,說道:「那是我的前女朋友,大學時代的。」

「大學時代的?那她不是跟你差不多年紀嗎?怎麼看來比你老多了?」

正確來說,嘉璐比黎昱還要小一歲半。

「專業人士的工作可是很辛苦的。」黎昱呼了口氣。「她可能因為要乘飛機,所以才不化濃妝吧?」

他心想,眼前這大小姐可能當慣了明星,所以以為所有人都跟她一樣,整天都有造型師在身邊轉來轉去。

「所以我才不要生孩子。萬一生育之後身材走樣變不回來,像她那樣就慘了…」女子喃喃自語。

「喂。」黎昱說道。「留點口德好不好?人家當年好歹是校花啊。」

女子讀出了他臉上的一絲不悅,所以只是吐了吐舌頭,用頑皮的語調說道:「Sorry.」

航機起飛時,黎昱想起,自己在頒獎禮上被提名的電影,那劇本正是他跟嘉璐分手後,他最潦倒的時期開始構思的。若那電影真的得了獎,他要不要在發表得獎感言時向她道謝?

他不由得失笑。

所謂人生,所謂際遇,就是讓人猜不出,算不清。

到最後一次合上眼的一刻,又會有誰能掛上真正愜意的微笑?

The End.

請選擇留言渠道:

3 thoughts on “所謂際遇

  1. Aren’t You Glad

    曲∕詞:Russell Harris
    編:劉志遠
    唱:陳奕迅

    Aren’t you glad you didn’t stay with me
    Bohemian life and instability
    You went off to university
    And you took your love away from me
    Endless nights, lovers, friends and fun
    Big-City lights, your new life had begun

    And as the world turns on and on
    Love is lost and love is won,
    Laughed and cried when we were young
    You went your own way. I survived
    And did you ever see everything inside of me?

    So now you live your life in luxury
    Double glazing, turbo washing machine
    And your fiance is boring as hell
    You never laugh, you’re both professionl
    You know that film that I’d started to write?
    It’s a box-office smash and I’m on the next flight
    To get my award on TV tonight
    Looking back, I think I’ve done alright

    And as the world turns on and on
    Love is lost and love is won,
    Laughed and cried when we were young
    You went your own way. I survived
    And did you ever see everything inside of me?

    And as the world turns on and on
    Love is lost and love is won,
    Laughed and cried when we were young
    You went your own way. I survived
    And did you ever see everything inside of me?

    Oh, aren’t you glad you didn’t stay with me?
    Oh, aren’t you glad you didn’t stay with me?
    Oh, aren’t you glad you didn’t stay with me?
    You didn’t want my love,
    So aren’t you glad
    Aren’t you glad
    Aren’t you glad?
    Aren’t you glad
    Aren’t you glad
    Aren’t you glad…

    ReplyReply
  2.   唉,只能說各人有各人的選擇,嘉嘉沒錯、黎昱也沒錯。
      只是價值觀不同罷了。

      女生要的是能夠長久依靠的對象,自然希望身邊的男人
      有出息。但男人要的是理想與事業能一致。

      如果黎昱真愛她,其實當年也會把她追回來吧!
      如果把故事套用到現實來看,嘉嘉分手時丟下的最後一
      句話,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希望他能開口說些什麼都好,
      把自己留下來。

      女生有時候真的會因為衝動提分手的。
      一說出口,如果沒有台階下,就真的不可能回頭了。
      所謂的自尊問題嘛!

      不過他的沒開口,大概也是累了吧!
      這個話題肯定吵過很多次,所以就疲倦了。

      愛情的開始是激情,真的到後面理智回來了,什麼都
      變得殘酷了。

    ReplyReply
  3. 我想表達的,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兩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分開是必然的事。

    一套價值觀在一個人身上行得通,並不代表在每個人身上也可以。

    黎昱可能是運氣好,所以能成功實現自己的夢想(當然當中還是要有努力,但努力絕對不是一切)。這不代表嘉璐當初的顧慮沒有道理-因為失敗的風險實在是高。

    就如故事最後所說的,人生是或然的,沒有所謂「絕對」。所以有這樣的結果,都只能說那是際遇而已,並不是說哪一種價值觀才是對的。

    人生最重要的是忠於自己。若是走一條明知自己會不快樂的路,就算得都別人眼中的成功,也不會有滿足感的。

    Reply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