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5〉

stories / 小說

星期日的下午,當我在家中看電影的時候,我收到了Rachel的電話。

「我快死了。」她劈頭第一句說道。

「怎樣死?」我問道。

「是餓死啦!」她咳了一聲,說道。「爸媽出門旅行了,菲傭放假,我又生病了,出不了門吃飯。你說我是不是很可憐?」

「聽來好像是蠻可憐的。」我說著關掉了電視。「我有甚麼可以幫到妳?」

「很簡單,替我找些吃的就可以了。」

我一邊開始更衣,一邊問道:「妳想吃甚麼?」

「我想吃燒鵝瀨粉。」她說著又咳了一聲,聽來她是真病了。

「感冒病人不可以吃燒味啦!」

「你怎麼說話跟我爸那麼像啊?」

「因為我是老人啊。」我沒好氣的說道。「那妳還要吃的不要?」

 

「要啊。你隨便買一些好了。」她說道。「謝謝你,觀音兵。」

在我能夠罵出一句「妳找死」之前,Rachel已經像逃跑般掛了線。

Rachel的家在西九龍一個建成不久的大型屋苑。我在樓下的超級市場買了些食料,便上她家去。

看到來給我開門的Rachel,我先是一呆,然後便笑了。

Rachel先是不解,然後瞇著眼說道:「你在笑甚麼?」

我笑著耍手說道:「沒甚麼。」

「不准笑。」她嘟起了嘴。

但我還是忍不住笑。

「不准笑呀!」Rachel拍打我。「你沒有聽到嗎?」

我所見到的Rachel,跟上一次在影棚裡的Rachel,雖說不上是判若兩人,但也真實在是…不相同?

沒有化妝的Rachel,眼睫毛短短的,雙眉的顏色淡了,眼的下方也出現了眼袋;大概是生病了的關係,皮膚也沒有甚麼光澤,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為求貪方便,及腰的秀髮紮成一束,豎在頭上;而身上則穿著一件印有卡通人物的連身睡裙。

光看這身造型真的會比較難想像到,她就是那天在影棚內魅力四射,一眾男網友趨之若鶩的新一代美少女模特兒。

「你應該覺得榮幸才是,自我開始工作以來,看過我素顏的人大概沒有超過十個。」Rachel嘟著嘴。

我奇道:「就連上學的時候也化妝啊?」

「對啊,但當然不能化濃妝。我都是梢微畫一下眼,塗點淺色的唇彩而已。你沒聽說過日本有『自然化妝法』,可以令樣子好看些但讓人看不出有化過妝嗎?」

連化妝也像武功招式那般可以似虛還實啊?我這真是長見識了。

 

Rachel領我到屋內,屋裡大部分的窗,都是對著維多利亞港,並無其他樓房遮擋。她的家境應該不錯吧,我想。

只見電視正在播著一齣台灣偶像劇,而沙發堆著一團被舖,大概是她剛才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給妳煮點稀飯吧。」我說道。

「你懂得煮?」Rachel瞪大了眼。

「簡單的還可以應付過去。」我說道。「我一個人住,在假期時間中會不想在外邊吃。」

我把食料拿進廚房,找齊廚具之後,便開始工作了。

回想起三年前一個人搬出去住的時候,我是連最基本的煎蛋,炒飯也幾乎沒有做過。到後來,吃厭了住處附近食肆的食物,才上網路去找一些煮食的教學。現在的我,雖然完全說不上是廚藝了得,但餓不死自己就是了。

正當我在想Rachel跑到哪裡去的時候,忽然我感覺到一力道壓在我的背部。原來是Rachel側著身,整個人靠了過來,還嘆了口氣,聽來好像很累的樣子。

我說道:「妳不知道,一個年輕貌美的女生無故靠往一個單身男子的身上,會令他誤會,是很危險的事嗎?」

Rachel笑了笑,說道:「若是你敢對我怎樣,我會用生化武器對付你。」

她說著咳了一聲。「把感冒傳染給你。」

「是是是。小的當然不敢對大小姐妳怎樣。」我說道。「我是個沒膽的偽君子嘛。」

半晌無語。

「謝謝你喔。」她說道。

我失笑說道:「等妳吃過了沒有出事再跟我道謝吧。」

「我自小的朋友就不多,有事的時候很多時都不知道可以找誰去。」

「朋友不多?這麼漂亮的女生會不受歡迎嗎?」

「但那些都不是知心的朋友啊。」Rachel嘆道。「我十三歲便開始工作,不時都不上學,還轉過兩次校,所以在學校沒有交到甚麼朋友。」

我想,話說我也沒有見過Rachel幾次呀,怎麼她又讓我登堂入室了?更好的問題是,為甚麼我又會站在這裡替她煮稀飯?

Rachel又輕輕嘆了口氣。

「工作會很辛苦嗎?」我問道。

「唔…其實也還好啦。」她又咳了一聲。「就是工作時有時候會被人在面前指指點點,說妳長得這麼矮,怎麼當模特兒;或是說妳胸前平平的,跟飛機場跑道沒兩樣,用手臂來夾也夾不出甚麼來。」

聽到這裡,我不禁笑了。

「你又笑。」Rachel說著捶了我的背部一下。

「你就不要太在意嘛!」我說道。「我不覺得要身材很好才是性感啊。」

「我知道啊。但我就是氣不過那些人一見到有鏡頭對著便挺胸收腹的,造作死了。」

我只好笑了笑。

 

擾攘一輪之後,一鍋瘦肉片粥終於完成了。

「請用吧。」我盛了一碗稀飯,捧到Rachel的面前。

「謝謝啦。」

她用雙手的拇指和食指橫夾著湯匙,作了個合十的手勢,就只差沒有用日語說一句:我開動了!

吃了幾口,她說道:「好…」

我瞇眼說道:「好怎樣?難吃嗎?」

「…淡味。」她說罷嘻嘻一笑。

「那是當然了,除了瘦肉用了些鹽醃過之外,我都沒有加過甚麼調味料。」我說道。「生病了就要吃得清淡點,簡單點啊。」

「好啦,好啦,知道你是為我好了。」這次輪到Rachel瞇眼了。「你可別對我太好,我也懂得誤會別人的。」

「我沒有對妳很好啊。我只是純粹很閒而已。」我伸了伸懶腰。「好了,我要走啦。」

「喔?」

「怎麼,難道我還要替妳洗碗嗎?」

Rachel送我到大門前的時候,問我道:「喂,你平常真的很閒嗎?」

我聳了聳肩。「除了上班的時間之外,是啊。」

「下一個週末是長週末吧?」

「是啊。那又怎樣?」

「我想去東京shopping,你有沒有興趣當苦力?」

喔?

我說道:「Rachel小妹妹,妳知道嗎?妳最可愛的地方,就是妳在利用別人的時候,總是照直說出來,不會有絲毫掩飾…」

「但就是因為我可愛,所以你都奈何不了我,對不對?」Rachel笑著接了下去。

我只好失笑。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