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4〉

stories / 小說

我和Rachel的經理人,一個坐著一個站著,一邊看著正被拍攝中的Rachel,一邊呷著從樓下的Starbucks買來的咖啡。

她問我道:「你跟Rachel很熟稔嗎?」

「不,只是朋友而已。」我想了一想,再加上了一句:「其實我之前只是見過她一次而已。」

經理人微微一笑,說道:「大部分想接近Rachel的男生對我都會說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啊。」

我沒好氣地說道:「妳怎麼可以不相信我?我可是妳的姪兒啊!」

沒錯,Rachel的經理人,就是我的姑姐。

 

「其實,如果Rachel要拍拖,我也寧願她找一個年紀比她大一點的。」姑姐說道。「她那個年紀的小伙子很多都不可靠。」

我喔了一聲,答話道:「要是交往上出了甚麼問題,就會影響Rachel的工作吧?」

「對。雖然這樣想好像有點市儈,但那是實情呀。Rachel的媽媽跟我是老朋友。她把女兒交給我,我就要替她的前途著想啊。」

我問道:「平常Rachel工作的時候,妳也都要管接管送嗎?」

印象中那比較像藝人褓姆的工作。

「沒辦法。我們是小公司,甚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啦。剛才Rachel在九龍那邊工作,我怕她在這下班時段截不到車,所以便開車載她來港島囉。」

姑姐好像忽然想到了甚麼。「對了,我們公司還在招新人。你有沒有朋友或是朋友的妹妹想入行的?」

我搖了搖頭。「我沒有像Rachel那麼漂亮的朋友。」

「很多時,一個人在這圈裡能不能生存,是取決於觀眾緣和人緣。樣貌反而是其次。當一個藝人走紅了,自信強了,氣質也會隨之而改變。況且,以現在的化妝技術,就算樣子再普通,也可以改變過來。」

聽姑姐這麼一說,我不禁有點好奇:沒有上妝的Rachel會是甚麼樣子的呢?

姑姐把空咖啡杯放到一旁,說道:「Rachel確是很努力,學跳舞,學唱歌也很認真。但她能不能夠紅起來,就得看運數了。」

「跳舞?唱歌?Rachel不是當模特兒的嗎?」我不解問道。

姑姐笑了笑。「她現在的工作,大多都是替雜誌拍拍照片,或是替電腦公司站台展示新產品。這種程度,跟真正走天橋的模特兒,還有一段距離。難道拍一兩個廣告,在娛樂版曝光率高一點,就算是top model了嗎?那些都是傳媒吹捧而已。

「其實,她在現階段的目標,都是透過現在出鏡機會來提高Rachel的知名度,再讓她開始往電影和唱歌發展。過陣子,我們會安排她到電影公司試鏡。這兩年的青春新演員比較少,我們在那方面應該有機會。」

聽姑姐談論著她替Rachel定下的大計,我也聽不出個所以來。轉頭看攝影棚裡的Rachel,正在按攝影師的要求擺出各樣的姿勢表情。

有時候看一些電玩展的照片,會發現有些show girl來來去去也只有一兩個表情。但Rachel的表情很豐富,時而冷酷,時而可愛,在一個鏡頭裡她會看似高不可攀,但在下一鏡頭她卻可以表現得平易近人。

她,也許是天生就是適合活在鎂光燈下的人吧,我想。

 

晚上,在家中上網路的時候,忽然心血來潮,在Google上打上Rachel的全名。出乎我意料之外,雖然跟她同名同姓的人應該不少,搜尋結果的第一頁大多都是跟她有關的。其中一個結果,是她的部落格。

在這些搜尋結果裡,大多是網民在論壇上貼上Rachel的照片,大都是在公開活動中拍的。看來她在網路上已經蠻有名的了。

看關於Rachel的個人資料,方知道她還差一個月才十九歲。

天,我好老。

我沒有多看照片或是在論壇上討論,因為我對她的部落格比較有興趣。

她的部落格是大約一年前開始,平均每個月更新三至四次。她的文字大都很簡短,短得比較像是照片的說明多於像文章。內容大都是關於日常生活,或是在外邊工作時的所遇到的事。

沒有看到她的素顏照,我有點失望。

其中一篇文章的日期,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天。內容是這樣的:

 

最近工作忙,好久沒有去過卡啦OK了…但我還是很喜歡這種一大班人玩鬧的感覺。看到身邊的人興奮,自己的情緒也會被帶動high起來。

前陣子無意中聽到這首歌之後便瘋狂的愛上了它,日夜都在聽。本來以為這歌在香港沒有人會知道,點這歌的時候已準備自己包辦男女聲,但居然有男生懂得唱這首歌!好捧!

 

Rachel在那段文字之後,附上了那首歌的YouTube視像。

她說的「好捧」,應該是指那歌,不是懂得唱那歌的男生吧?

我繼續看她其他部落格文章。四個月前的一篇文章是這樣的:

 

當工作很辛苦或是不如意的時候,我有時會想,究竟這是為了甚麼?

從小大人們都會問我,有甚麼志願,長大後想當甚麼。我有時會答空姐,有時候答護士。到了這兩年,我會說我想當演員。

其實這問題,到現在一直也沒有答案。環境會變,想法會變,沒有人的人生會完全依照劇本。所以,我不會計劃我的人生。

但不計劃人生不代表消極。我能做的,就是每天做好自己要做的事,用心的工作,用心的玩,不讓自己後悔。

活在當下,大概就是這樣而已。

 

我看罷,不禁想起我和Rachel相識那天,她在臨回去之前跟我說的話。

然後我不自覺的低下了頭。

沒甚麼,只是覺得有一點慚愧,還有一點窩囊而已。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