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2〉

stories / 小說

一曲過後,因為其他人要唱歌的關係,坐在沙發上的幾個人像是玩音樂椅般的轉移位置。坐在我旁邊的,正好是剛才跟我對唱的女生。

我和她對望一眼,一時不知道說些甚麼。

半晌後,我留意到她手上沒有飲料,問她道:「要喝點甚麼嗎?」

女生想了一想,說出一個西打酒名稱。我用房內的電話找服務生。不一會,服務生端來了兩個杯子。女生看我杯裡的是檸檬茶,問道:「要開車,所以不喝酒?」

我搖了搖頭。「我不喝酒。」

況且,我沒有車。

「是不喜歡喝酒,還是不懂得喝酒?」她笑問道。

十七歲那年的我,聽到這問題,大概會沉不住氣反駁,或是自吹自擂一番。

但二十七歲的我,只是聳了聳肩。「喝過,不喜歡,就算了。」

喝酒,對於我來說,只能換來大半晚的腸胃不適而已。

「哈,好吧。乾杯。」她說著把她的酒瓶口和我的杯碰了一碰。

 

我和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談話內容都是些無關痛癢的事,有時又會跟著電視上出現的歌曲哼著唱。

「我聽到一個傳聞。」女生忽然在我耳邊說道。「今天這聚會,其實是某一個人的surprise birthday party?」

「哦?是誰的?」心裡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難道是你?」她對我眯了眯眼。

不會是我吧?我的大學同學都不應該知道我的生日呀。

「…」我支吾以對。

五分鐘後,我就知道,我錯了。

學長領著一班人,從房外拿來了一個蛋糕,放在我的面前。隨之而來的,當然是酒。

「你這小子,若不是前陣子有人在學校的檔案裡看到你的出生日,也不會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學長笑說道。

「哈哈。謝謝,謝謝。」除了傻笑和道謝之外,我想不出甚麼合適的反應。人家興沖沖的給你慶生,難道我會聳聳肩,說自己其實不覺得生日是甚麼特別日子,所以沒有人給我慶祝也沒所謂嗎?

我往旁邊一瞥,只見女生正看著我,臉上一副「我早知道就是你啦」的表情。

做過唱生日歌,許願和吹熄蠟燭的指定動作之後,學長大聲說道:「生日當然要有birthday kiss啦!有哪位美女肯送我們的壽星一個吻呢?」

當我正在想若沒有人認投的話,要怎麼打圓場的時候,在我身旁的她就舉起了手,臉上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場內一片驚嘆聲。

於是,在眾人的起哄聲底下,我側了側臉,讓她的嘴唇在我的左頰印了一下。過後,我的臉居然有點發燙,是太久沒有跟女生作近距離接觸吧?

大家在分蛋糕的時候,我向女生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

她的嘴角微微上揚,用唇語對我說道:「不用客氣。」

 

一行十幾人收拾細軟,準備離開卡啦OK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時多。

學長忽然把我拉到一邊,說道:「別說我沒有優待壽星吶。Rachel就由你送回家吧。」

「Rachel?」我問道。

「不就是剛才給你birthday kiss那位美女嘛。」學長一副「怎麼你會不知道」的表情。

哦,原來她叫Rachel。

「我知道不少男生已經盯上她了,我會盡可能替你擋一下。但你的手腳可也要快一些,別磨蹭了。」

我這位學長對後輩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啊。

在卡啦OK門前,我不敢怠慢,問Rachel要不要我送她回家。她爽快地答應了。

「快點帶我走吧。」她說。「我可是很搶手的。」

看來這女生不單止漂亮,也對自己魅力習以為常。

凌晨的銅鑼灣,縱使街上的行人和車輛都疏疏落落的,但還是那麼耀眼。

我和Rachel並肩走著,往計程車站去。

「二十七歲的人了,有甚麼計劃嗎?」Rachel問道。

「有啊。我要四十歲退休…」我失笑。「才怪。」

「你太膚淺了,一點深度也沒有。」她大概想起了這話的典故,笑道。

我想了想,說道:「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也不知道自己的長處在哪裡。

「從小時候以來,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最好的那一個。考試都會是班上的前十名,卻從沒有考過第一,代表中學校隊去跑長跑,總是三甲不入,甚至連玩網上遊戲,我從來也不是朋輩中最了得那一個。」

我說著呼了口氣。

Rachel問道:「你是想說,你在很多方面都不錯?」

「不是的。」我耍手搖頭。「只不過,我在做每一件事,開始的時候總是會很用心。但到了某一個程度之後,就會變得懶惰,不願意再深入去鑽研了。所以便不會有甚麼特別專長囉。」

Rachel「嗯」了一聲,沒有多作評論。

我忽然覺得自己的話太多,說道:「對不起,我越扯越遠了。大概是人老了,就越嘮叨。」

Rachel笑說道:「就當這是壽星的福利吧。」

我也笑了。「能遇上這麼善解人意,又這麼漂亮的女生,這不只是福利,簡直就是幸福了。」

她作了個沒好氣的樣子。「讚美說話我聽得多,但讚我善解人意的人,你大概是第一個。」

 

「問你一個問題。」計程車到達Rachel家樓下的時候,她說道。

「好啊。」

「你覺得二十七歲很老嗎?」

我攤了攤手。「相比起青春無敵的妳,我已經是個大叔了啊。」

雖然我不清楚她的年齡,但照我看來大概不會大過二十二三歲吧?

「但你知道嗎?其實你一點也不老。」

「啊?」

「你先別開心,我不是讚你。」Rachel的語氣忽然變得很認真。「只是,當你自出生以來都是平淡的過,從來不冒險,做事永遠都是點到即止,又怎會長大,怎會是真正的老成呢?」

我愕在當地,沒有回答。

「好啦,姐姐要回去啦。」Rachel說著吐了吐舌頭。「有空約你喝茶吧。」

Rachel回去之後,我還是在計程車上呆著,一時竟忘了告訴司機下一站要到哪裡。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2 thoughts on “晴天〈2〉

  1. “我在做每一件事,開始的時候總是會很用心。但到了某一個程度之後,就會變得懶惰,不願意再深入去鑽研了”

    那好像在說我 😛

    Reply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