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他,那個暑假

stories / 小說

這幾年來,我去婚宴的次數,已經多到我數不清了。

這一次,是溫哥華的中學同學結婚了。

自從中學畢業後到英國讀書去之後,我就沒有再回來過。屈指一算,原來已經超過十年了。父母回流到香港,初戀男友早就散了,所以我也沒有甚麼要回來的理由。說起來,這次來溫哥華,某程度上也是因為一些偶然的因素而已。

我在酒家門口的接待處熟練地辦妥登記,送禮金,簽名,跟新人道賀和合照的手續之後,便逕自來到被預先安排的一桌。

圓桌四周的十個坐位已經被佔了七個,有我認識的中學同學,也有我不認識的,大概是同學們的另一半吧。

我跟他們打了個招呼,除了其中比較熟稔的Joey和Lisa同學曾在香港見面聚舊之外,其他的同學都是十年沒見了。

「妳一個人來嗎?」Joey問我道。

「對啊。」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看身旁的空位。

Lisa問道:「甚麼時候輪到妳請喝喜酒?」

又是這個在婚宴場合經常被問的問題。

「得要找到個人肯要我才成。」標準的自嘲答案。

大學時代開始以來,我不是沒有過談戀愛,但都是分手收場:有很平靜的分手,也有試過要因分手而要轉工來退避三舍的。雖然我跟朋友提起這些情史的時候都會強調遇人不淑的是自己,但在一個人的時候,我還是會暗暗地想,為甚麼結局總是這樣?

更讓我受打擊的是,我的前男友,到現在大都結婚了。

話說回來,我那中學時代的初戀男朋友,現在怎麼了?幾年前我在香港見過他一次,但他竟卻沒有跟我打招呼,真是沒有風度。當時的我見狀,也扮作認不出他算了。

等等,他今晚會不會也來飲宴?

 

一想曹操,曹操就到。果然,在婚宴正要開始的時候,他就趕到了。

「對不起,剛剛開會超時了,所以遲到。」他跟眾人解釋道。

當他正要在我的對面坐下的時候,坐在我旁邊的男同學說道:「你坐這邊吧。讓你和她聚聚舊嘛。」

我看著男同學移位後坐下時偷笑的神情,心想,都幾歲了,還是像唸書時那麼無聊。也許,愛看戲的心態,是十年如一日,不會變的。

「好久不見。」他在我身邊坐下的時候,向我笑說道。

他的容貌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他的笑容,卻帶著一點世故,又有點客套的感覺,是我沒有見過的。

我跟他打過招呼之後,並沒有太多互動,只是各自吃著東西,各自跟同桌的舊同學聊天。

尷尬?別傻了。

 

今時今日的婚宴,當然少不了用PowerPoint做的照片合輯。這種幻燈片,大概都會從一對新人的童年照開始,然後到求學時期,到兩人的出遊和生活照,最後就是婚紗照。

有點意想不到的是,當屏幕展示新人的中學時代照片時,我在那些團體照裡找到我,還有當時還是我男朋友的他。

剎時間看到十幾年前的自己,我只有一個感想:我老了,嗚。

我轉過頭去看他,剛巧看見他也轉過頭來。他給了我一個微笑。

跟之前他跟我打招呼時的笑容,他這一笑,比較像從前的他。大概是因為照片勾起了從前的回憶吧?

我也回他一個微笑。但不知道由他看來,我的笑容有多少改變?

他稍微靠近了我,輕聲問道:「這些日子以來過得可好?」

「普普通通吧。日子都是這樣過啦。」

「一直都是在香港嗎?」

「對啊。」

屏幕還是不停地閃著。

他說道:「其實幾年前我在香港見過妳。」

我知道啊。

我問道:「是嗎?那你怎麼沒有跟我打招呼啊?」

他低了低頭,笑道:「因為當時的我不敢。」

哼,算他夠坦白吧。

幻燈片播放完畢,燈光亮起,吃喝繼續。

不同的是,我和他開始能夠自然地聊天,拿對方的舊事來開玩笑。我發現,我和他的默契原來還在。

畢竟,我和他不止談過戀愛,還是自小在香港便相識的朋友。

在話題之間的短暫沉默時,我忽然想,若是當年我沒有到英國去唸大學的話,我和他現在會怎樣?會不會已經結了婚?

但更有可能的是,我和他會不歡而散,生死不相往還吧?

到了這個年代,有多少初戀可以有幸福的結局呢?

 

十一時,宴會結束,我和他步出酒家時,他問我:「妳這幾天都住在哪裡?」

我說道:「我剛巧這兩個禮拜在三藩市出差,今早我才乘早機來。我會乘今晚的夜機回三藩市,明天就會從那裡直接回香港了。」

「真是行程緊湊。」他吐了吐舌頭。

他又問道:「那麼,妳需不需要我載妳到機場?」

我搖了搖頭。「不用啦。這裡剛好有鐵路站。我乘那個就好。」

他攤了攤手,沒有堅持。「那我送妳到車站去吧。」

我忽然想起,當年我向他提出我要到英國的時候,他那表情。

一路在街上走著的時候,我問道:「在見到我那次之後,有再到香港去嗎?」

他點了點頭。「嗯,去過兩次。其實我有試過回香港定居。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之後,卻發現自己完全不能適應香港的生活節奏,所以便回來囉。」

我說道:「以前在香港時,小時候聽媽媽說,移民就是一去不返,不會回來。但原來,移了民可以回流,回流後又可以倒流。」

他笑了笑,說道:「人生,就是這樣變來變去的啦。我們以前經常都說,溫哥華這裡的生活十年如一日,悶得很。但原來在不知不覺間,這城市還是會變的。」

我指向不遠處的一個公車站。「就像這個公車站那般呀。」

車站那原本木製的坐椅和簷篷,已經換成金屬和玻璃,旁邊還有廣告燈箱。

他笑說道:「還記得這個公車站嗎?」

「我當然記得。」我有點沒好氣。「你是在這裡第一次拖我的手嘛。還虧你會用拖著女生的手跑過馬路追公車這招。現在想起真是覺得老套到極點。」

他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回話。

沉默半晌之後,我說道:「好啦,我要去乘車了。」

他點了點頭。「嗯。我在Facebook找妳好了。」

當我走到車站的門口,轉過身來,還見到他在遠處看著我,對我揮了揮手。

我和他還會再有交集嗎?說不定。小說裡的故事再長,也總會有結尾。但現實裡的故事,總是會有下文的。

 

深夜,安靜的機場候機室。

當我聽著歌,按著mp3機,無意識地在歌曲列表間遊走的時候,忽然發現了一首歌。

我有把這麼舊的歌放進機裡嗎?

想起剛才見到的他,我按下了播放的選項。

很久沒有聽過的前奏過後,是古巨基十多年前,那還帶著點青澀的聲音。

「午夜三點,風雨交加,又忽然想起她…」

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過這首歌?

我閉上眼睛,腦海裡閃過的,是我和他之間的一幕幕片段。我對這些往事的感覺,與其說是感觸,不如說是一種緬懷過去的情懷吧!

聽過那歌之後,一直到我在三藩市的飯店進入夢鄉之前,副歌的最後一句歌詞,一直在我的心中反覆響著:

「我愛她,那個暑假。」

 

The End.

延伸閱讀:《我愛她,那個暑假

請選擇留言渠道:

5 thoughts on “我愛他,那個暑假

  1. 路邊攤

    詞:易家揚
    曲:戚小戀
    編:呂紹淳
    唱:古巨基

    午夜三點 風雨交加 又忽然想起她
    幾張相片 信中飄下 她好嗎
    讓時光倒轉吧 帶我回老地方
    那路旁街燈下 坐著一對少年情侶呀

    路邊攤 我和她 電影散場
    路邊攤 雨棚下 聊到打烊
    那一秒以為 她跟我的故事 世界上最偉大
    我愛她 那個暑假

    分開那天 打著雨傘 她站在天橋上
    那年秋天 飄洋過海 她走了
    讓時光倒轉吧 帶我回老地方
    那路旁街燈下 坐著一對少年情侶呀

    路邊攤 我和她 年少輕狂
    路邊攤 我替她 擦乾頭髮
    那一場雨中 我在學校操場 叫到喉嚨沙啞
    我愛她 那個暑假

    路邊攤 我和她 電影散場
    路邊攤 雨棚下 聊到打烊
    那一秒以為 她跟我的故事 世界上最偉大
    我愛她 那個暑假

    ReplyReply
  2. 看完這篇﹐就有一種“時間是會流逝”的感覺呀。。。
    好像我也老了 😛

    ReplyReply
  3. wa. didn’t know you write stories from female perspectives too!!

    ReplyReply
  4. Haha, I do write from female perspectives once in a while. I can’t say I do a good job of it though. I guess that’s why some say it’s much more difficult for a male to write from a female perspective than vice-versa.

    Reply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