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on‧林夕‧十七首(上)

pop music / 流行音樂

朋友跟我提到,這陣子流行推出作詞人精選專輯,即是精選輯裡的所有歌也是同一個詞人寫的。林敏聰的精選也快要推出了,而他那張的特別之處,是一整張CD也是譚詠麟的歌。

那,如果要出一張林夕寫給陳奕迅的精選碟,會有哪十七首歌呢?

以下是我的選擇:

 

與我常在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

若果連每天相對的伴侶也不完全了解(甚至完全不理解)自己的話,世上又有誰讀得懂自己呢?

其實答案是,連那個人自己也不會完全了解自己的所有行為和感覺吧。

延伸閱讀:我聽他的第一首歌 – 與我常在

 

我甚麼都沒有

曾愛惜的總要放手,難接手的又來等候

無奈的世事,無奈的歌。每一次唱這歌的時候,都會有一種頹廢的感覺。然後會發現,頹廢也是年輕人的專利之一。

 

黃金時代

愛上談情再愛入睡,直到想,躺進陌生者的家裡

在《我的快樂時代》裡較為鮮為人知的歌。一個人的情感總是反反覆覆,無從預估。又有誰會知道將來的離離合合?

 

幸福摩天輪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人間的跌盪默默迎送

一九九九年(已經是十年前了…)的大熱歌曲。據說這歌原本的demo是悲傷的曲調,但被林夕的大筆一揮,卻變成了一首快樂幸福的歌。

 

黑夜不再來

難道討好我等於鼓勵我去歧視你,一手將心摔下來

這是到現在為止,我最喜歡的陳奕迅歌曲。可惜的是,當年因為陳奕迅行將轉會到英皇,所以華星並沒有大力宣傳這張專輯,而同年的作品《K歌之王》大紅,這歌的鋒芒就完全被蓋過了。這歌的MV是從電影《十二夜》的片段剪輯而成。留意電影的女主角,張柏芝很巧妙地被刪去了(因為當時她是另外一家唱片公司的歌手)。

延伸閱讀:〔小說〕缺

 

當這地球沒有花

當配樂遺下結他,畫布忘掉了畫,請想起我如綠草

一首沒有「情」和「愛」兩字情歌。有時候,愛一個人,不用對方把每一秒都給自己,只要在自己有需要的時候,想起自己就好了。

 

K歌之王

我只想跟你未來浸在愛河,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絕到溶掉我

這是陳奕迅最廣為人知的一首歌吧?在現在的台灣,他經常被稱為「K歌之王」(雖然這大概是這歌的國語版的關係)。這首歌推出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林夕是有意憑詞諷刺香港樂壇情歌泛濫的情況。後來他澄清說,這只是一首講為愛的人而唱但得不到對方共鳴的情歌,是大家想太多了。但我想,其實樂迷「誤會」林夕,是因為覺得流行樂壇裡的情歌太濫,所以才有這個主觀願望吧。

 

失戀太少

多得你還會肯承認逝去的吸引,我們總是舊情人

相比起大熱的主打《Shall We Talk》或《單車》,在那張專輯裡,我比較喜歡兩首沒有成為主打的歌。對於一段過去的回憶,也許不用逃避,不用聲嘶力竭,只要安靜的慢慢回味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小說〕【失戀太少】

為免篇幅太長,過兩天再談餘下的九首歌

請選擇留言渠道:

2 thoughts on “Eason‧林夕‧十七首(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