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第六集觀後感

television / 電視

(本篇內有大量劇情。還沒開始看的《四重奏》的快去看吧。XD)

 

看罷《四重奏》第六集,不無所感。

其實,真紀和幹生的故事,不算很新鮮:男人被女人獨特的氣質吸引;兩人相戀,結婚;女人為專心家庭而放棄理想;隨著時間過去,男人覺得女人魅力不再;兩人漸生隔閡;男人最後忍受不了婚姻的悶局,拋下妻子離去。

但在劇中的倒敘片段,卻從生活上的細節入手,把兩人之間從甜到苦的歷程都一一細膩地描述。第六集的那一部分,幾乎可以當作一個獨立的故事來看。

==

神秘感

在喜歡對方的起始時,總是覺得對方很神秘。幹生不了解古典樂,所以覺得作為小提琴手的真紀高深莫測。而當尚未了解自己愛慕的人之前,人都會把自己的美好想像加諸在對方身上。正如幹生以為喜歡音樂的真紀一定喜歡文學,所以把喜歡的詩集送她。但原來真紀對那本書毫無興趣,書籤一直都停在第九頁。

不同

編劇在各種場景中突顯真紀和幹生的不同:除了已成為觀眾話題的炸雞檸檬汁事件,還有兩人看兩套電影時截然不同的反應;她像主婦般精打細算,他卻重視生活情趣;甚至兩人吃同一碟柿種花生時,也是吃各自的種類。

幹生最傷真紀的一句話,就是「我愛她,但我不再喜歡她了。」

的確,愛,是一時的感覺,但喜歡,是從日常生活中的契合和摩擦而凝聚或流失的。

假期

當真紀因發燒而住院的時候,幹生獨自回到家中,感覺就像是小孩放假那般,盡情的看自己喜歡的電影,把東西亂丟,一個人自得其樂,直到他記起老婆躺在醫院才頓覺意興闌珊。

情侶間是需要各自的私人空間和時間。但若在獨處的時候萌生「原來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不錯」甚至十分享受那一個人的時光,是否意味對對方在情感上的羈絆已出現裂痕?

幸福

幹生自殺不遂入院,遇上還沒認識真紀的家森。從家森眼中看來幹生有真紀這既漂亮又賢慧的老婆當然是幸福的。但對於打從心底不快樂的幹生來說,旁人的羨慕都是十分傷人。而最傷人的地方是,任何否認或辯駁都會被指責,被說「身在福中不知福」或是「你比很多人好多了」。所以,面對家森,幹生只能情緒化地說,是真紀推他下樓的,以致家森誤會真有其事。

四十年和兩年

片段中有兩次提到結婚的年數。第一次是講到兩人在溫泉旅行時遇上恩愛的夫婦。真紀憶述那對夫婦已結婚四十年時,仍是語帶羨慕。但幹生說同一句說話的時候,語氣卻像是覺得很困惑,為什麼兩個人可以一起這麼久?

另一次就是幹生的前同事問他結婚多久了?幹生回的,卻是一句「才兩年了嗎?」也許,對他來說,那兩年已經像是四十年那麼長吧。有些人,是真的不適合和別人長期交往的。

失蹤

幹生是屬於情緒壓抑派的,不擅長溝通,大概對真紀一句重話也沒試過。面對無法應付的壓力,幹生雖然有機會,但卻沒選擇發生外遇(也可以說他不敢)。他選擇的,卻是更為極端的逃避方法—失蹤。

其實幹生以前也有從母親那裡離家出走失踪的前科。這令我不禁想,是不是經歷不快樂的家庭生活的小孩,長大後也是不懂怎去和自己的家人相處?

==

看罷這一集,我跟朋友說:「我大概能理解幹生的心情。」

他回道:「等你結了婚之後再說吧。」

我說:「我不肯定我想親身體驗了…」

苦笑。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