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魚座〈四〉(上)

stories / 小說

目錄
〈一〉(上)〈一〉(下)
〈二〉(上)〈二〉(下)
〈三〉(上)〈三〉(中)〈三〉(下)
〈四〉(上)〈四〉(中)〈四〉(下)

很多男生的成長過程中,都會遇上一個女神。

她,可能是他的同班同學,或是每天上學上班時遇見的女生,也可能是他朋友的朋友。她可以是被受注目的校花,也可以是安靜的鄰家女孩。他也許曾跟她有一陣子朝夕相對,又或許他始終也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說話。

女神們的最大共同點是,她們都是高不可攀,可望不可即。而且,女神的地位一旦在男孩的心目中確立了,就不會有所改變,不論後來遇上更漂亮或更可愛的女生,一個男生心中的女神,永遠只有一個。

至少,在傳媒和網民還未把任何稍有姿色的女性公眾人物都稱為「女神」之前,女神的定義是這樣的。

 

五月中的星期五,柏堯,慧晴和香港幫眾人到唐人街的港式茶餐廳吃午飯。

雖然柏堯和慧晴跟大家解釋過,兩人並沒有同居,但眾人還是用帶點戲謔的態度看待他們倆的關係。雖然眾人都是二十幾三十的人,但還是喜歡用朋友間的男女之事來開玩笑,跟中學時代沒有兩樣。

到了茶餐廳, Edward正要在慧晴座位旁坐下的時候,Helen拉了他一拉,說道:「那是人家的坐位。你識相啦!」

Gary加入了調侃:「你不見Winnie的眼神叫你彈開嗎?」

Edward裝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對柏堯說道:「啊,對。是我不好。你大人有大量,別生氣。」

他說罷還必恭必敬的請柏堯「上坐」。

柏堯坐下時翻了翻白眼。但其實,主角換上大伙中的另一人,柏堯作弄對方的落力程度大概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點了餐之後,Wendy問大家道:「大家在這個長週末有甚麼計劃?」

柏堯這才想起,之後的禮拜一是公眾假期。

眾人的節目不外乎是和家人或伴侶外遊,或是到美國購物之類的活動。慧晴答道:「我約了朋友明天去遠足。」

Tommy問柏堯道:「你會跟Winnie一起去行山嗎?」

到郊外遠足通常都要一早起床,對於週末補眠大過天的柏堯來說,是「免問」的活動。但這一次,他卻有另一個拒絕的理由。

「不會啦。明天我有事做。」柏堯說道。「我要去接機。」

慧晴聞言問道:「啊?誰的飛機?」

「我家大小姐的中學同學。她從香港來,會在溫哥華玩兩天再回去。」

「是女生嗎?」

「是啊。在香港的時候,我姐是唸女校的,舊同學是女生很正常吧?」

「是喔。但為甚麼你要去接機?」

柏堯沒有理會其餘眾人興味甚濃的目光,聳聳肩說道:「不知道。是大小姐叫我去接的。」

這不是實情。但要柏堯在眾人面前講出真相,卻實在會令他有點不好意思。

 

柏堯的姐姐在溫哥華的大學畢業後不久便到美國加州唸博士,畢業和結婚之後便在當地大學任教。她比他年長六年。在同輩朋儕當中,姐弟年齡差距算是大。

雖然早在香港的小時候,柏堯已聽過整天掛在姐姐口邊,一個叫Ceci的同班同學兼好朋友,但柏堯第一次見到她,卻是到加拿大之後。

當年,Ceci到美國東岸留學之前,順道到溫哥華去探望柏堯的姐姐。當時十三歲的柏堯跟著姐姐到機場去接機。

「Hello。我是Cecilia。」她跟柏堯打招呼道。

還是個男孩的柏堯,短短的回應一句之後,竟害羞得不太敢直視漂亮的她。

像柏堯他姐和Ceci這些在香港唸英文學校的女生,都喜歡以對方的英文名字起小名。柏堯的姐姐大概是嫌Cecilia太多音母,唸起來太花時間,所以都叫她Ceci。當柏堯也跟著這樣叫的時候,卻被父母阻止了,說那不太禮貌,要柏堯稱呼她為「Cecilia姐姐」。

但柏堯在父母不在場的時候直呼她為Ceci。小孩子嘛,總是想跟較年長的人拉近距離。

在那次Ceci在溫哥華逗留了兩天之後,柏堯和她有好幾年沒有交集。直到唸大二那年,柏堯因為幫忙解決電腦問題而跟Ceci在MSN重新聯絡。之後的這些年來,柏堯和Ceci說不上經常聯絡,但每相隔一段日子都會互道問候,聊上幾句。

據柏堯所知,Ceci這些年在感情路上並不順遂,往往都是交往兩三年後便分手了,每一次失戀都頗感受傷。

柏堯的姐姐和他說起這事的時候,感嘆道:「可惜你的朋友都是你的年紀,比她小那麼多。要不我就叫你為她介紹好男生了。」

這次Ceci來北美洲,主要是到美國東岸遊玩和探望舊同學,順道在溫哥華停留兩天。

「不如我去機場接妳吧!」柏堯聽說後,自告奮勇地道。

 

很多人到機場接機時,為了節省泊車的費用,都會乾脆等到親友拿了行李,可以離開機場的時候才把車開到接機停車處匆匆把人和行李搬上車後便離開。但是,柏堯自小就喜歡到機場去,但沒事往機場去逛是有點奇怪。所以,每次接機的時候,他總會多付泊車費,早一點到機場去逛一圈。

於是,早上十時多,沒能睡到中午的柏堯便打著呵欠,踏入機場大樓。Ceci從旅客通道出來的時候,柏堯已經喝著咖啡恭候多時了。

因為在網路上見過近照的關係,柏堯毫不費勁就認出了她。

「Cecilia姐姐,妳好。」柏堯裝作一本正經的打招呼。

「小子,你想被打嗎?」Ceci一臉沒好氣。

有些話,小時候講就是恭維,長大後講就變成罵人了。

柏堯得到的懲罰,就是要幫Ceci拉行李箱。

「弟弟,你長高了。」並肩走著的時候,Ceci抿嘴笑道。

「我已經有十年沒有長過高了。」這次輪到柏堯沒好氣。「妳對我的印象,還是停留在我十三歲的當年吧?」

「也許啦。這些年我都沒有怎麼見過你。就是幾年前跟你和你姐在香港吃過一次飯而已。」

 

上了車,離開機場範圍的時候,Ceci問道:「對了,若一個三十幾,快要四十歲的香港女子獨自來到溫哥華,你會介紹甚麼好玩的地方給她?」

柏堯奇道:「喔?我還以為妳來溫哥華是探望朋友哩。」

Ceci呼了口氣。「本來這次旅行應該是兩個人一起同行的。這一站也是為某人而設。但是在出發前發生了一些事,所以就變成我單身遠渡太平洋囉。」

聽Ceci這麼說,柏堯不用猜也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嗯,了解。」柏堯簡單的回應道。

「你不用緊張啦,我沒事。」Ceci失笑。「反正我都習慣了。」

「好。」柏堯轉個話題。「妳不介意的話,不如這兩天就由我帶妳四處走走吧!」

「喔?好啊,但會不會麻煩到你?」

「不麻煩啦!單身的人最多的就是空閒時間。我之前還在為這個長週末做甚麼而發愁呢。」

「那麼,這兩天就拜託你了。謝謝。」

柏堯「呵呵」兩聲,說道:「妳累不累?到酒店後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Ceci說道:「還好啦。我已經習慣了北美洲的作息時間了。只是可能晚上會比較早想睡覺而已。」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