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魚座〈三〉(下)

stories / 小說

目錄
〈一〉(上)〈一〉(下)
〈二〉(上)〈二〉(下)
〈三〉(上)〈三〉(中)〈三〉(下)
〈四〉(上)〈四〉(中)〈四〉(下)

凌晨兩時。

「為何今晚我不懂如何,告別煩惱…」

戴著耳筒的柏堯,坐在電腦前,一邊聽著張學友的歌,一邊在維基上看關於拿破崙征俄的文章。他並不是對那段歷史特別很感興趣,但星期一至五,他總有兩三晚會特別晚睡。原因,柏堯自己也不清楚。但大概不是如某作者所說,寂寞的人不想睡吧。

柏堯聽一些已結婚生子的同事說,他們本來也是像他那般是夜貓子,但家裡有了小孩以後,因為嬰兒都會在清早鬧叫的關係,便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柏堯想,終有一天,他也會告別這種遲睡的生活,但大概不是為了小孩,而是年紀大了,就會越來越早自然醒。不想一整晚失眠的話,就得迫自己早點睡。

文章看了一半,柏堯的眼睛開始疲倦,終於是時候就寢了。

臨睡前,他還是習慣性地查看Facebook。但在這個時間,除了在地球另一邊的香港的親友之外,還會有誰會在Facebook貼文?

偏偏,柏堯就是看到Caroline在十分鐘前的貼文:

「兩點了,但還是睡不著。我是怎麼了?」最後加上一個憤怒的表情符號。

前幾天,柏堯在Facebook上見到有男同事對Caroline貼的照片說讚,心血來潮的去請求她把他加為好友。沒多久,她便答應了。雖然二人在公司裡沒有甚麼交集,但Caroline總算是記得他這一號人物。

 

在早上上班前,打著呵欠的柏堯想起了Caroline幾個小時前的貼文,想了一想,發了個私人訊息給她。

「妳還好嗎?昨天沒睡好?」柏堯問道。

Caroline半晌後回道:「我到後來因為太累所以睡著了。呵呵。」

這還是她和他第一次用Facebook的訊息對話。

「那就好,要多保重喔。」

「謝謝關心。」後邊加了個笑臉。

「我只是恰巧深夜時見到妳在Facebook的留言而已。」

「嘻嘻。」

她沒有說為甚麼失眠,而他也沒有問。到最近,他才終於明白到,人家想講的話,自然就會有意無意的透露。對方若是覺得不應該交淺言深,問了也是徒然。

像他這種臉皮薄的人,想裝熟也裝不來。

對話結束之後,柏堯心想,像Caroline這樣的正妹,每一次在Facebook說睡不著或是生病了之後,隔天會收到多少個噓寒問暖的訊息?

在社交網路發表的言論雖然(在朋友間)是公開的,但發表者心目中大概會特別想某幾個人看到吧。但是很多時,心中的那個人可能還沒有看到訊息,一大早卻已經有一堆像柏堯這樣的雜魚青蛙游過來。

她會不會覺得煩?還是早已經習慣了?

又或者,那留言,只是Caroline隨便發發。有人來訊問候就隨便敷衍幾句,就這樣而已。

想太多,大概是雙魚座的最大特徵吧。

 

下午,正當柏堯因找不到程式的錯處而快要罵髒話的時候,人事部小妹忽然在他的身後無聲無息的出現。

「不要像攝青鬼般不作聲的站在別人的後邊啊!」柏堯嚇了一跳。

「甚麼是攝青鬼?」人事部小妹雖然在香港出生,但自小移居加拿大的她的中文不太靈光。

「就是專門站在人的背後來吸人靈氣的鬼啊。」柏堯乾脆改用英文解釋,說罷還作了個鬼臉。

「沒禮貌。」人事部小妹拿起手中的紙卷,拍了柏堯的頭一下。

「這算是辦公室暴力嗎?」柏堯摸了摸頭。

為甚麼人事部的人就是不遵守人事部擬定的員工手則呢?

柏堯問道:「妳找我有甚麼事?」

「對啊。我找你有事。」她這時才想起正事。「你認識一個叫Winnie Poon的人嗎?」

「Winnie…?唔…喔,認識啊。」柏堯想了半天,才想起那是慧晴的英文名字。她是幾乎是唯一一個跟柏堯以中文名字相稱的朋友。

但怎麼公司的人事部會知道慧晴?

「她昨天來應徵會計。部門主管決定聘用她了。她在面試時說她認識你,但卻不知道原來可以找你當介紹人。」人事部小妹說道。「你現在去把表格填一填,補上手續吧。當介紹人可是有幾百塊獎金的啊。」

慧晴要來這一家公司上班?

柏堯呆了一呆才回道:「啊,好。謝謝妳啦。」

其實,若是人事部小妹嫌麻煩或堅持要依足程序辦事,她大可以不告訴柏堯。幸好柏堯平時待她不薄,帶零食到辦公室的時候都會通知她,才不至於錯失幾百元。

 

「妳來我們公司面試,怎麼沒有告訴我啊?」晚飯時,柏堯問慧晴道。

難怪之前一天,慧晴來辦公室的時候穿得這麼正式了。

慧晴聳了聳肩。「我怕若是不成的話,會不好意思啊。」

「是嘛…」

「你看來好像不太樂意我到你那裡上班啊?」

「我哪有?」

「你是怕被你的同事們誤解了我們的關係吧?」

「我都說了,單身的男生被人誤會有甚麼大不了?」柏堯說道。

「你放心啦。他們不會再誤會的。」慧晴說道。「我已經找到公寓,很快就不用再寄居在你這裡了。」

「喔?這麼有效率?」柏堯訝道。

「當然了。」慧晴一臉得意。「本小姐認真起來的時候,可是果斷得嚇壞人啊。」

「是啦是啦。」柏堯沒好氣。「那妳的新居在哪?」

「離這裡很近的,轉個彎就到了。」

柏堯記起街角有一棟剛落成不久的住宅大廈。慧晴應該是要搬到那裡吧。

「那妳甚麼時候搬過去?」他問。

「這個星期六就可以了。你可要幫我搬行李喔。」

「當然啦。」

 

到了星期六的早上,柏堯把慧晴的兩大箱行李搬到門外,並按下了升降機的按鈕。

「你要幹嘛?」慧晴步出柏堯的家門,問道。

柏堯沒好氣的答道:「不按按鈕,電梯會自己上來嗎?」

「誰告訴你我們要落樓的?」

「不到樓下停車場拿車,怎樣出去?」

「我哪有說過要出去?」

「喔?」

「我就搬到的地方,就在那裡啊。」慧晴說罷指了指走廊轉角處的一道門。那裡跟柏堯的住處大門只有兩門之隔。

果然是「離這裡很近的,轉個彎就到了」…

「甚麼?妳不是開玩笑罷?」

這小說的情節還真是不一般的爛啊!

「甚麼開玩笑。」輪到慧晴一臉的沒好氣。「我在上個禮拜遇到你的前鄰居搬家。他說要結婚了,所以在別處買了屋。我覺得你這大廈不錯呀,離公司又近,所以便跟他要了房東的電話。」

「哦…喂,等等,就這兩步的距離,妳幹嘛一早要我替妳搬東西?」柏堯這下子才醒覺過來。「週末補眠可是對我很重要的啊!」

慧晴狡猾的笑道:「早起對身體才好嘛。你看我是多為你著想。呵呵呵,哈哈哈。」

把東西搬進慧晴的新居,柏堯在屋內看了一遍。慧晴的單位跟柏堯的一樣大小,只是客廳和睡房的方位是相反的。上一手的住客離開前有打掃過地方,所以整體上看來還不賴。

跟慧晴約好下午帶她去買傢俱之後,柏堯便說要回去補眠了。剛踏出門口時,慧晴叫住了他。

站在大門的慧晴說道:「你好,我是新搬來的鄰居。還請你多多指教。」

說罷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本來有點無奈的柏堯,看到慧晴的表情,不知不覺間也笑了。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2 thoughts on “單魚座〈三〉(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