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魚座〈三〉(中)

stories / 小說

目錄
〈一〉(上)〈一〉(下)
〈二〉(上)〈二〉(下)
〈三〉(上)〈三〉(中)〈三〉(下)
〈四〉(上)〈四〉(中)〈四〉(下)

傍晚,柏堯下班後開車到羽毛球場去。近年,由貨倉改建的羽毛球場在溫哥華越開越多,究竟是倉庫無利可圖,還是經營球場特別好賺呢?

倉庫的特點是地方寬敞和樓底高,確是適合當球場。羽毛球場內的設施相當簡單,四周漆上綠色的牆,地上鋪了綠色的膠墊,每個球場中間樹立一個球網,就成了每小時上百人同一時間耍樂運動的場地。

不知怎的,至少在溫哥華而言,羽毛球在東亞裔科技從業員圈子之間頗為流行。原因,大概是因為相比起足球,籃球或冰棍球,羽毛球的形象看來較為文靜吧。但其實,若遇著高手,被對方的全力殺球打中的時候,也是可能會被打傷的。

柏堯的技術可沒有那麼好。他的球技,大概足以輕鬆打敗初學者,但遇上接受過正式訓練的選手,通常就只有一直挨打了。

跟柏堯一起打球的一班人,起初是一班相識的朋友想一起打球,所以開了個Facebook群組以便於聯絡。後來,群組裡有人因為沒空而要退出了。為了保持人數,餘下的組員就把各自的朋友找來加入。當又有人退出的時候,被介紹加入的人又把自己的朋友拉來…

到柏堯在三年前由Gary引進的時候,創組成員已經沒剩下幾個。有時候,在閒聊間有人會提起一些沒有再來打球的朋友。對於柏堯來說,他們是傳說中的人物了。

 

這晚,群組裡總共來了十三個人。他們租了兩個羽毛球場,讓八個人同一時間打球,其餘人等休息。大家打雙打的時候沒有固定搭檔,都是看碰巧跟誰一起在場上。

休息時,大家都會閒聊寒喧幾句。柏堯初來報到的時候,跟其他人大都不認識。幾年下來,他跟其中幾個成為有話題可聊,還一起去玩的朋友。

這時的柏堯,卻沒有跟誰在聊天。因為,他正在留意不遠處另一個球場上有兩個女生對打,但其中一個女生穿著黑色連身短裙,完全不像打球的裝束。而且她沒有穿球鞋,讓她的一對穿著長筒黑絲襪的雙腳更加注目了。

那兩個女生的球技都不怎麼樣,也看來不甚認真,都是隨便的揮幾下拍。當黑裙子女生連續第五次把球打落網的時候,柏堯有鼓衝動上前,跟她說:來,等叔叔,喔不,哥哥教妳怎樣打吧!

當然,柏堯並沒有付諸行動。別開玩笑了,她們那架勢,一看就知道是在等男朋友,給他們暖場而已。柏堯可不想離開時在外邊的停車場被圍毆。

正當柏堯暗自大呼可惜的時候,Gary不知道在哪個時候坐了在他的身邊,問他道:「在看甚麼?」

「看女生啊。」柏堯不經意的答道。

「還看?你家裡不就有一個了嗎?」Gary的語氣有點促狹。

「甚麼家裡呀?」柏堯心裡暗說不妙。

「Helen今天提早下班,剛巧在公司的樓下碰見了今天給你拿便當那個女生。她跟Helen說,她一個月前從香港回來,現在住在你的家裡。」Gary一邊說,還一邊在翻看電話上較早前的Whatsapp訊息。大概,當Helen得知這麼震撼的消息的之後,香港幫眾人已經講了一個下午的八卦了。

柏堯心裡暗罵慧晴,口中卻扮作沒好氣的說道:「她大概也有告訴Helen,她和我是認識近二十年的朋友吧?」

「有啊。但那又怎樣?青梅竹馬不能到三十歲才在一起嗎?」Gary說道。「我就有朋友跟一個女生從中學時就認識,但兩年前才在一起。最近他們還訂婚了。」

「人家可以,不代表我可以啊。我倒是相信一句老土一的話:要發生甚麼事的話,十幾年前就應該發生了。哪用到現在?」

「但你們二十年來總沒有試過住在一起吧?孤男寡女住在一起,真的沒有事發生?你有沒有想過她回來後為甚麼要找你?」

根據自己對慧晴的認識,柏堯不會認為慧晴對他會有甚麼想法。他不在意別人怎樣猜測他們的關係,但慧晴會在意嗎?

算了,反正她也不會再住多久了吧,柏堯想。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