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魚座〈一〉(下)

stories / 小說

目錄
〈一〉(上)〈一〉(下)
〈二〉(上)〈二〉(下)
〈三〉(上)〈三〉(中)〈三〉(下)
〈四〉(上)〈四〉(中)〈四〉(下)

中午,一班同事們跟柏堯一起去港式茶樓吃午飯。席上除了平常一起吃飯的「香港幫」之外,還有好幾個沒有那麼熟稔的同事。雖然名義上是為柏堯慶生,但這十幾人的焦點並不是他,而是一位新女同事Caroline。

這也難怪,在工程師的職場裡,正妹實在是十分稀有。

Caroline是「正妹」,而不是「靚女」,因為她是台灣人。

柏堯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真的覺得她很特別:帶著微捲的深棕色長髮,每天都悉心畫過的眼線,入時的衣著,三四寸高的高跟鞋。她比較像是會在迪斯可見到的辣妹,多過像一個朝九晚六(或七,或八,或九)的軟件工程師。

但其實,理論上這兩者並不相違背。誰說女工程師下班後不能去夜店玩?柏堯唸大學的時候,也認識一些很能玩,很活躍的工程系同學。工科學生也不一定是像柏堯那般的書呆子嘛。

根據同事之間流傳的情報,她是比柏堯小四屆的同系學妹,兩個禮拜前剛從另外一家公司跳槽過來。可惜的是,柏堯跟她不是同一個小組,所以只試過和她禮貌性的說過一次話。

這時候的Caroline,正跟坐在她兩邊的幾個男同事相談甚歡。坐在對面,相距十呎左右的柏堯並沒有和她有任何交集,只是偶爾看她幾眼而已。

男同事們看來對她(的美貌?)感到相當好奇,都爭著跟她搭話,由最近看過的電影,到大學時代的趣事,再講到十幾年前看過的美國劇集。這些對話中讓柏堯最印象深刻的,就是Caroline說她在大學時代的暑假回台灣時曾客串過當外拍模特兒。

 

「自從Caroline來了公司之後,那些男生們茶餘飯後都在聊她的事。」坐在柏堯旁邊的Helen輕聲說道。

柏堯看她說罷扁了扁嘴,心道:這是嫉妒嗎?妳都嫁了人還嫉甚麼妒?

「我前兩天看到有男生接她下班,那大概是她的男朋友吧?」Edward說道。

這很出奇嗎?沒有男友的正妹在偶像劇裡間中會出現。沒有男友,又是工科出身的正妹大概要在科幻片裡才有了。

柏堯沒有理會同事們的討論,只是在看桌上還有甚麼好吃的。

當他舉筷夾點心,筷子剛碰到那山竹牛肉的時候,轉盤卻被人移動,牛肉就這樣離他身前而去了。當他抬起頭,正要拍桌子發難的時候,卻發現犯人是Caroline。

她給柏堯一個示意抱歉的笑容,他也(自以為)很有風度的讓她先夾菜。

柏堯自幼的教育都教導他不要以貌取人。這道理聽來簡單,但簡單的道理,不代表是容易實踐的道理。所以,面對美女,他還是沒有辦法。

 

晚上七時多,公司大部分的員工已經走得七七八八,但柏堯還是坐在電腦前。

「咦,怎麼還未走?」Gary經過柏堯的坐位時停下來問道。

柏堯回道:「我一向也是比較晚下班的啊。」

「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沒有約女生出去玩嗎?」

柏堯眯眼道:「你不覺得對單身人士問這問題,是很殘忍的事嗎?」

Gary退後了兩步,半舉雙手道:「對不起對不起,你大人有大量…」

柏堯沒好氣的把目光放回熒幕上,繼續上網。

「要不,我問老婆可不可以找她的女生朋友跟我們一起打羽球?」Gary說道。

Gary兩夫婦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們的朋友,大概都是在教會認識的。

柏堯不置可否,轉移話題道:「怎麼你還在這?」

「沒辦法啊,有工作要趕。」Gary攤了攤手。「上司也還沒有走,我哪敢先走啊。」

柏堯站了起身,只見辦公室靠窗邊的方向有一個及肩長髮的背影。那就是Gary的直屬上司。雖然據說她也是從香港來的,但卻和柏堯這幫人不熟稔。柏堯也從沒有跟她用廣東話交談過。

「還真是拼命呀。」柏堯說道。「努力吧。」

 

當柏堯終於要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忽然留意到白板上的塗鴉之中,有兩尾畫得頗為細緻的魚,應該是跟雙魚座有關吧?那大概是Helen或是Wendy的傑作。

柏堯端詳了半晌,覺得這對魚有點怪,但卻說不上是甚麼來。

終於,他拿起了白板擦,把其中一尾魚擦掉。

嗯,現在看起來才比較乎合我現在的狀況呀。看著剩下來的魚,他想。

 

雙魚座的英文是Pisces,字源是古拉丁語,是魚(眾數)的意思。而拉丁語裡,單一的魚是piscis…

晚上,正當柏堯在家中百無聊賴,悶得在查看維基字典的時候,手提電話響起了。他拿起一看,是一組不認識的電話號碼。

「Hello?」柏堯帶著遲疑問道。

傳銷和詐騙電話也會晚上加班嗎?

「方柏堯,是我啊!生日快樂!」是一把講粵語的女聲。

「啊,謝謝…妳是?」

「笨蛋,你連美女的聲音也不認得?」

聽到她的語氣,柏堯終於能把她的聲音跟一個名字連結起來了。

潘慧晴。

「我可沒想到會是妳打電話給我啊!」柏堯說道。

他和她這幾年來大都是靠網路傳訊聯絡,已經很久沒有用電話聊天。

柏堯又問道:「怎麼妳的電話號碼是本地的號碼?」

慧晴在大學畢業之後不久便回香港工作,離開溫哥華已經有一段日子了。

「我回來了啊。」慧晴回道。

「來遊玩?」

「不,是長住。我辭職了。」

「喔?這麼突然?」

「先別說這個了…我現在在你家的樓下。」

「喔?」

這真的是很突然。

 

柏堯從升降機步出之後,看到大廈的正門外,有一個穿著深紅色風衣,牛仔褲,高跟鞋的身影。他往門前走近幾步後,終於確認了那是慧晴。

「嗨。」慧晴先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了。」柏堯笑了笑。

他這時留意到慧晴身後的兩個一大一小的行李箱。

在柏堯能開口詢問之前,他只聽她說道:「本來呢,我是要去投靠一個女生朋友的。但她跟男朋友一起住,我不好意思當電燈膽啦…」

「喔,然後呢?」話一出口,柏堯就覺得這是明知故問。

慧晴問道:「然後嘛…吶,我說,我們是不是相識多年的好朋友?」

「是啊。」

「那…你會讓我在你家暫住一下吧?」

看著慧晴那久違的(裝)可憐表情,柏堯只覺得沒好氣。

 

to be continued…

請選擇留言渠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